編輯推薦


快雪時晴L

反轉遊戲,太后有喜了!

她是帝王之妻(帝王已薨)她是西大陸第一美人(上沒胸下有……咳咳)她半生好人,卻做了惡徒!某人千里尋母,她一臉真誠的將其母親送的更遠。某人明明無罪,她一派無私的將其送進水牢受罪。某人鞠躬盡瘁,她該利用絕不手軟,涉及承諾的滅門慘案,卻壓死不審。小皇帝拉著她的手,“母后,我們要去哪?”“去你最應該去的地方呀。”周尺若笑的溫柔,轉頭將小皇帝丟進囚營。受盡淩辱、吃盡苦頭,待小皇帝重歸朝堂,早已沒了往日乖巧。他一身錦袍,臂環紅纓頭盔,筆直的立在她塌前。“此去少則半年,多則數載,太后沒有話對朕説麼?”“為何不語?”帝王蹙眉,伸手挑開帳幕,就見女子盈盈大眼,欲語還休,楚楚動人。“哼。”他冷哼,倏然捏住她的下巴,盯著那張微微半開的紅唇,眼底變幻莫測,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暗啞道:“既然太后如此盛邀,朕何妨,拿你祭旗!”*當真相浮出水面,揭開她作惡的嘴臉,一個個或妖孽、或俊逸的美男紛紛露出莫名複雜的眼神。只有帝王詭異一笑,‘他的秘密,她不知道’。

>>前往閱讀

一顧如初

失心前夫,靳先生你已出局

唐晚被父親算計,次日在陌生房間醒來。和她有所糾纏的人,是淮城最有錢有勢力的男人靳原寒。他睥睨傲物的將她抵在墻壁上,兇狠的咬住她的脖頸,“唐晚,你是我三千萬買回來,陪/睡是你應盡的義務!”她咬唇,眼眶裏泛著倔犟的紅色。從此被他禁錮在五光十色的上流社會,成了他籠中的金絲雀。他寵她,愛她,縱容她,為的只是她的一顆心。哪怕她卻棄之如敝履。而他唯一不能忍的便是,她心裏的那個人,不是他。某日,靳天太深夜私會初戀,被狗仔抓拍,傳出yu論,靳先生名副其實的扣上了一頂綠帽。直到此刻,靳先生再也忍無可忍,發狠的捏住她的肩膀,怒紅雙眼,“唐晚,你男人還沒死就敢給我出墻偷/人!”*她遭人陷害,連人帶車被困懸崖,是他奮不顧身前來將她護在懷中。颱風夜,她突發疾病,是他抱著她冒死前往醫院。yu論前,是他緊緊的護她入身後,怒斥眾人,“我靳原寒的太太,誰敢欺?”他恨不得把命都給她,深夜,他緊抱于她不肯放手,如呢喃,似宣告,“唐晚,這一次是你的心甘情願嗎?”她流淚點頭,終於打開心門,許他一席之地。然而好景不長,那翌日,唐晚在地下室看到一張照片,真相密謀接踵而來。她才明白,原來靳原寒給她的寵,是為了讓她狠狠的跌入地獄。*他親手指認她是殺人犯,踉蹌入獄後,是他狠狠甩在她臉上的離婚協議書,語句冰冷,“唐晚,簽了它,你我再無瓜葛。”她簽,為他舊愛騰出一席之地。可還是迷了雙眼,緊抓住他的袖角:“靳原寒,我沒有殺她,你信我……”“人證物證俱全,唐晚你還要狡辯到什麼時候?”他扳開她的手,憤怒的轉身離開。卻不曾想,這一別,竟是永別。牢獄中的一場大火,傳來了她的死訊,包括肚中被查出四個月的孩子,從此,靳原寒像瘋了般,每個午夜夢回抱著她的照片,一遍遍的呢喃著晚晚……*三年後的再度重逢,她驚艷的出現在他面前,而他卻狼狽的沒有絲毫形象,“晚晚,我就知道,你沒死……”“靳原寒,你欠我的那些我都沒要回來,我怎能死?”

>>前往閱讀

收藏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