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薦


顧我長則

久愛封喉①晚安,總裁先生!

有人説,她是瘋了,才會這麼喜歡他。她是瘋了,才會不擇手段逼他娶了自己。——她叫顧明珠,是顧家上下捧在手心裏的明珠,海城身份最為耀眼的世家千金,卻不惜落得與遠走異國,與家人決裂。關於她的傳聞,最轟動的就是——十九歲那年,她在自己姐姐的訂婚禮上,指著姐姐身邊那個容清如玉的男人説,輕盈淺笑的説,“我懷孕了,霍清硯,是你的孩子。”——霍清硯在顧家有三個身份。顧家長女顧時好的未婚夫。顧家幺女顧明珠的鋼琴老師。不久之後,是顧家幺女…顧明珠的…丈夫。新婚之夜,他説,“顧明珠,我不會喜歡你的,永遠都不會。”然後他起身離開,留她一人在空蕩蕩的婚房。她笑,對著滿屋的空氣,“沒關係,我喜歡你就行。”——後來,她平靜的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遠走異國,斬斷了所有的聯繫。沒有人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只是有傭人發現,霍清硯隨身帶著的錢夾裏,經年經久的放著顧明珠的照片。——五年後的海城,有兩件秘聞。其一,就是關於商界巨擘霍清硯,三十二歲,年少得子但是卻是顧家女婿,年紀輕輕便接手顧氏龐大的産業,卻有人説他手段卑劣,心狠手辣的吞併顧氏,狠戾成性。其二,就是在霍清硯的婚禮上,新娘從原本身份高貴的千金換了人,據説是一位身份平平的普通女人,而且是個瞎子,身份成謎,卻是霍清硯的心尖寵愛。有人聽她喊著他,‘老師。’——霍清硯喜歡杜鵑花,所以他種了一個花圃的杜鵑花,後來,被一個女子一把火,燒成了灰燼。人人為這個女子感到膽戰心驚。但是霍清硯卻親自為她穿好鞋,將她抱起來,目光寵溺,“這種事情吩咐傭人來就好了,何必親自來。”——其實,霍清硯除了討厭顧明珠之外,更恨一個人。那就是他自己。他恨自己,為什麼把顧明珠當成了自己戒不掉的習慣,他討厭顧明珠,但是在顧明珠離開之後,他夜夜夢靨成牢,時常用藥物來控制自己的睡眠。有人説,你很愛顧明珠。終有一次,他竟沉默點頭。 【婚戀文,溫馨,大寵小虐】喜歡的請加入收藏。推薦長則的完結文報復遊戲:總裁的危險前妻:http://novel.hongxiu.com/a/1219266/【加入收藏】

>>前往閱讀

無花果shy

攻城掠愛,妖孽魔主防不勝防

太虛大陸于某日將迎來一位來自遠方的客人,順位時空……  當創世神所撰的《三界志》上寫了這麼一句話,命運的齒輪就開始轉了起來……  南芷夏,穿越小説寫手,夢裏場景都是筆下素材,偶然撿到一條水晶手鍊,順位時空,穿越異世。  帝臨天,魔界天賦最好靈力最高的一任魔王,穿過魔界通往人界的大門,以養神魔大戰的重傷。  當南芷夏與帝臨天在太虛大陸相遇,會發生怎樣的故事?  她是南家大小姐,生得天人之姿,卻是沒有靈力廢物一枚?別人的使魔都是高大威武的猛獸,她的使魔竟是一隻蝴蝶?別人施展彩色的靈力,她一伸手卻是白色?好心幫鳳凰孵蛋卻撿了個娃?  他是暗域魔主,太虛大陸上神秘莫測的冷血高手,怎麼一碰到她就變成腹黑傲嬌的妖孽男了?當真是一遇芷夏誤終身。  孟驚曇,百年難遇的四係絕世天才,生的貌美如花。不料,卻遇南芷夏。  “孟驚曇,你個四係的廢材也敢囂張!看本小姐七係的天才如何打得你哭爹喊娘!”  司離,太虛學院客座長老,無人知曉其來歷,為人冷酷,太虛學院院長都要避其鋒芒,讓其三分。卻不料他愛徒如命。  司離:“徒兒,在這裡你想殺誰就殺誰,看誰不爽一腳踹了,為師替你擔著。”  某妖孽芷夏:“是,徒兒謹遵師父教誨。”  一朝出世,風華傾國。霸氣師父,寵妹長兄,出塵神子,還有各家適齡少主紛紛襲來,某妖孽男長臂一攬,將其攬入懷中,“都給本主滾遠點!”  本想如小説女主一樣,來一場轟轟烈烈的師徒戀,“師父,徒兒……”喜歡你還沒來得及説出口,就被某妖孽男拉進懷裏,“師父,您老人家先休息吧!我帶小夏兒先走了!”  力量乍現,萌寵排隊等契約。“妖孽,你看那只銀狐好可愛!”某妖孽男一把拎起,扔到遠處,“他沒我可愛!”説完還傲嬌地賣個萌。  當她的天賦天下皆知的時候,太虛學院院長的親近是為何?神殿神子的靠近又是為哪般?  她努力修煉,只是為了逃離創世神的預言。  太虛學院的禁地裏究竟藏著什麼?  一個個陰謀的背後究竟藏著怎樣的真相?  創世神的預言一個個實現又一個個被打破,最終命運的齒輪會轉向何方?

>>前往閱讀

收藏排行榜


  • 太陽神殿之女

    首都長安城西北,千餘裡外的瀚海沙漠群中,矗立著一座千年古城,名叫太陽城。城中…

  • 一言不合就閃婚,驍爺你夠了

    前男友用著難以啟齒的理由跟她分手,投入了別人的懷抱。 慕曉曉發誓,要在最短…

  • 盛世風骨,千金一枝毒秀

    禮崩樂壞,玄學興盛。在這個清流名士雲集的泱泱亂世,人人追求風度,處處標舉風骨…

  • 爾虞我嫁

    外室子貌忠實姦狡詐又刁猾;【非穿越非重生,本土原裝女主喲!】 祖父騙回來的…

  • 你好,律師先生

    有時候,你只能對命運搖頭歎息! 他們在那遙遠的山城,建造了一座只屬於他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