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婚那天,蘇艾琳意外失手殺害了自己的養母。愛人拋棄,千夫所指,含恨而終。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愛了十幾年的男人,卻視她為仇敵,即使是臨死那天,都不肯原諒她。 大難不死,再次重生,蘇艾琳發誓要為自己討回一個公道! 再次重逢,是愛人?還是仇敵?她想忘卻所有,而他卻用生命去挽留!

兩年前,閨蜜陷害,她和他成為仇人。 但是她相信,誤會終究會解開,一次次飛蛾撲火,墜入他愛情的網困獸掙扎。 後來她發現,他根本不信她。 當車毀人亡,他才發現,愛的越深,恨得越烈。 他說:“顧予笙,回來。” 她悽慘一笑,轉身墜入深淵,“已經回不去。” 原來他一直都愛她,卻將她傷的遍體鱗傷。 原來她一直都在等他,愛,卑微到了塵埃。

五歲跟隨父母移民國外的顧清清,代父親回國處理公司業務,借住在父親最好的朋友家裏。父親的朋友有一個兒子,是她小時候的玩伴,她叫他哥哥。哥哥對她很好,好得甚至有些過分。一個偶然的機會,她遇到一個自稱是她最親密的朋友的女孩,女孩還告訴她,女孩的表哥是她的初戀男友!而哥哥,在得知她有未婚夫而且馬上就要結婚時,立馬一改溫和的假像,開始了對她的強取豪奪……

當丈夫和十八歲的寄宿女學生滾在一張床上,楚清歌徹底的放棄了這個男人。 鄰居住的天神般的男人卻屢屢出手幫助。 什麼?他要形婚? 楚清歌為了奪回母親留下來的房子咬牙答應了。 可新任丈夫搖身一變成了W市最大集團的總裁,萬丈光芒映襯下,她被襯托的像是個醜小鴨。 上流階層的生活中,楚清歌再次被捲入了親生父親家族的爭鬥中。 原來這一切都是新任丈夫的算計。 這個狡猾如狐的男人說:“齊太太,這是你的宿命!”

關於蘇婉兒的死,那不是秦歡歡的錯。 可是為了厲均霆,她願意用三年去償還。 換來的不過,他一次又一次的不信任。 蘇婉兒沒死,回來了。 厲均霆卻要割掉她的肝臟,賠給他心中的白月光一條命……

從他帶她回家的那一刻,命就是他給的。 當信任遭遇背叛,誤會重生。 他鉗住她,厲聲道:「葉唯,你真是能耐,你的心真狠!」 顧澤風一直以為自己不會有軟肋,可後來才發現,他的致命點就是她。 愛她,禁錮她,守護她……只因愛她成災!

纖纖

你的婚姻我的愛

婚姻,愛,墳墓?誰也説不清,這個中滋味只能體會無法言説。

>>前往閱讀

Miss安東妮

在時光深處的重逢

時光唱著歌,我在時光深處沉睡著,你微笑著從時光深處走過,一無所知的我,不知是驚訝於時光,時光裏的歌或者你在時光裏的微笑,後來我在時光裏醒來,才知曉,沉醉的時光是最美的歌。

>>前往閱讀

...MORE

熱門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