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無父無母,孤兒院長大,只有一個閨蜜相依為命,沒想到最後閨蜜卻和男朋友搞在一起,而我在在流産時消失在這個世界。   當我再次醒來,我叫予葉青,要容貌有容貌,要武功有武功,家底雄厚,男人?我到底要不要,傾城容顏的男人,到底是一往情深的愛還是又一次的欺騙,我一心想娶的男人又果真是兩情相悅嗎?···而我只想要歲月靜好執一人手到白頭。當眼前的太平盛世開始狼煙四起,該去如何抉擇~

彼時,人類尚不知自己為人,不過是一群在森林中直立行走的動物而已,他們渾身長毛,吱吱怪叫,簇擁在一起成為部落。 他,是部落的首領,就像群狼之中的狼王,身材健壯偉岸,相貌俊朗不凡,目光如炬,驍勇善戰,心,卻是涼的。 她,混跡於族人之中,擁有世間最明亮的眸子,最靈巧的雙手,最曼妙的身姿和最純潔的心靈,只是這些,他都不知。 他不知自己穿著部落中最華麗的獸袍,針針線線都出自她手,亦不知自己戴著部落中最精緻的項鍊,每顆獸齒都經她細心研磨。 他更不知,她明澈的眸子中,只能映出他一人的淺影。 為了爭奪河邊最適合生存的地盤,部落和部落之間不可避免地發生著大大小小的衝突,他揮舞著長矛和纏繞了荊棘的木棒衝鋒陷陣,左奔右突,卻終歸寡不敵眾。 最終,男人們被處死,女人和孩子們淪為俘虜,在那個時代,這些,不過家常。

“將軍,還嫁不嫁給別人做皇子妃了?” 重生回來的玄嵋,咬牙切齒的罵道:“不把你的手拿開,我就賞你軍棍!” 偏偏那個前世逃了婚的男人,笑瞇了眼睛,搖頭繼續,“那不行,誰讓我都惦記你一輩子了……” 若説玄嵋前世的風光,受封武郡主,嫁皇子奪嫡位,年方十九就做了皇后。 可重生一回,怎麼就給栽在了這兒?

七月流火,滿池碧蓮婷婷曳曳幾近荼蘼,唯唯一朵鶴立池中,含苞而望,始終不肯一綻芳澤,不知是忘記了盛放的時節還是在等待最美妙的機緣。她在等著誰,只是總割捨不掉心中的牽絆,總是相信,世道輪回若是相見,只一眼,他們便能認出彼此。她不管彼時他是人是魔,定要一刹那間為之開到荼蘼! 他們本是前世有約之人,此世相遇,清月愛上乘風,但種種阻隔讓他們欲罷不能……一段纏綿悱惻的故事,一世未了的情感糾葛。

她莫名其妙的封印,醒來之後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不行不行,身體得找回來。 然而,她卻遇到了一個又一個難題。

知更

逆天二小姐:戰王狂妃

她是二十一世紀的雇傭兵首領,生殺矛奪,我行我素。 他是喋血冷酷,威名赫赫的絕色戰王。 萬丈懸崖邊,他以身為盾,為她擋去萬劍! 極寒之地中,他身受重傷,她以身為被,為他帶去一絲溫暖! 傲元皇宮,她單手拿劍,直指蒼穹,“風疏狂,今日你我為敵,便是永遠!” 他傲然一笑,邪魅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可是卻道:“好!” 當身為雇傭兵首領的她遇上腹黑絕色的他,當強者遇上強者,火星撞上地球,那會是怎樣的巨大盛況。

>>前往閱讀

落紫蘇

香艾吟

江南醫廬「杏林堂」中不起眼的女學徒艾子衿,因一樁命案,牽扯進東林黨漩渦中。 東林黨人喬之甦為得名冊而入府台唐府,艾子衿驚覺喬之甦乃多年前已死的丈夫。多年前,喬府當家喬老太爺為御醫之首,卻捲入紅丸案,受冤下獄。 喬之甦與艾子衿相逢不相認,更因當年冤枉對艾子衿怨恨頗深,直至江南瘟疫爆發,二人共同入疫區救人,方才誤會冰釋。 艾子衿恩師林德伊染疫病,臨終前吐露紅丸秘事。後喬之甦找到藥方,卻因為無藥可用,情急之下,送艾子衿出城尋藥。 艾子衿初戀情人沈斯受帝命南巡至此,將艾子衿帶回京城,幸喬之甦師妹孫九妹及時送來草藥才解了一城毒疫。

>>前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