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慢慢的靠近她,嘴微張:“今晚王妃侍寢!”

師傅每晚闖進我的臥室……給我身上留下很多齒痕

醉酒後,她全身赤條條地醒來,身邊,竟然躺了個傻子!

老天!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運氣會這麼背──她只不過是「忙裡偷懶」在屋頂上打個瞌睡怎麼會把屋頂弄了個大洞害自己跌下去還好死不死正好壓昏了等著上花轎的千金?!為了避免被主子逼著「以死謝罪」她靈機一動、狗急跳牆地冒充自家小姐坐進大紅花轎讓人歡天喜地的嫁出去!本來她是想「出嫁」到夫家後再伺機逃逸怎奈胡塗的她竟一次又一次錯過「畏罪潛逃」的良機而她面對俊帥到不行的「新婚夫婿」除了心裡開始產生一些亂七八糟的奇怪感情還天天提心吊膽,就怕他發現這「偷鳳轉婢」的鬧劇 ……

有一種穿越叫做做夢也能穿,她本是21世紀的天才女醫,宋娡怎麼也沒想到怎麼自己一覺醒來就成了雲國眾人皆知的癡呆郡主。可是這破舊的小院子,剝落的墻體,掉漆的桌子還有自己一身丫鬟衣服,親爹不管,親娘不顧,這這真的是郡主?……他是當今天子最疼愛的侄兒,四大王府之首寧王府的世子,俊逸若仙但是又冷酷無情,拒人于千里之外,與溫潤如玉的太子形成鮮明的對比,但是依舊有不少少女為之傾心。……在她最狼狽的的時候遇上了他,不由自主地為了她解了一次圍,不是説寧世子不喜女色嗎?那個天天圍著郡主轉的是誰?不是説郡主是癡呆兒,胸無點墨毫無才藝嗎?什麼時候開始她就成了名醫,開膛破肚,無人質疑……

昔日,他們是師兄妹的關係。一個機靈古怪頑皮,一個沉穩卻對她寵溺萬分。他對她心生喜歡,而她,卻依舊沒心沒肺,毫無所知。 後來,他離去,她偷跑,幾次的錯過...... 再,他是蒼雲國的四皇子,也是聖上親封的禦王爺。而她,還在迷途中尋找“歸途”。後來,她轉身歸來,本是純真無害的小女人,卻變成了一個冷靜且默然得可怕的,果決的神女。“多麼可笑的......” ......她與他再遇,究竟是命運的蹉跎,還是上天給予的緣分? “音兒,回到我身邊可好?”她冷笑出聲,“師兄何出此言?”他眸中含痛,“音兒,上一輩的恩怨難道一定要延續到我們身上嗎?” “走吧”慕容音只留下兩個字在原地,便決然甩袖離去。快得連墨弦都來不及抓住她的衣角...... 多年之後,他飽含深情地望著她,“音兒,你終於完完全全地屬於我了。”女子一改嬌羞,霸氣上身,“不,是你......屬於我。”轉而,墨弦邪氣一笑,“要不......再來一次?”天朗氣清,蟲鳴鳥歡。

老春花

步步為妃:高冷相爺太難追

葉青染本是瀟灑任性的無庸城城主,自以為智計無雙,可以在天下間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直到她遇到這個人,少姜國高高在上的獨孤丞相,掌管軍國大計,連皇帝見了他也要卑躬屈膝。她自詡相貌、智謀當世無二,卻一步步踏入旁人早已佈下的棋局,他一把將她按在了墻上,一隻手便輕鬆縛住了她的雙手,“若你真的不願嫁給我,我便將你綁在丞相府中,日日只能見我一人”。她正要反唇相譏,準備了一肚子的話好好殺殺他的氣焰,他卻一瞬間吻了上來,將她的話全部堵在了嘴邊,他整個人壓了下來,讓她絲毫動彈不得,只得乖乖就範。在這天下間,有時你自以為是下棋的人,其實不過是顆棋子。(男強女強,計謀向,甜多)

>>前往閱讀

五妖兒

寵妃當道:高冷陛下愛撒嬌

安然然,女,23歲,安氏集團的千金,畢業于哈佛大學設計係。從小就喜歡設計的然然,把設計當成自己的夢想,夢想著自己有一天可以成為真正的設計師。 安家和李家本就是世交,兩家關係一直很好,浩宇和然然從小一起長大,兩人青梅竹馬,兩家父母看孩子都大了,商量著讓他們早點結婚。 浩宇和然然就要結婚了。 安然然如同往常一般,下班去找浩宇,心情頗為的好,平日喜歡設計的她,難得平靜,在家裏沒事設計東西,可是然然卻心不在焉的,自己這幾天是怎麼了,老是心不在焉。 一次偶然,然然聽到他説喜歡別人,娶她是為了她的家産,她聽到的時候都不敢相信,心好疼好疼,喝醉的她,不小心失足從樓上掉了下去。 然然的靈魂卻穿越到了上官影的身上,成了皇上的晚妃。 她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安然然,沒想到穿越過來就是皇上的妃子,她上一世就是因為那個男人死的,老天既然給了她一次活著的機會,那她就要好好的活著,她這一世一定要為自己而活,不願在為別人而活。 欺他者,反欺之。敬他者,反敬之。 暗夜裏,她一身男裝,英姿颯爽,是京誠中裏最叱吒風雲的月錦閣的少主,白日裏,她褪去尖銳,恢復紅粧,是深宮裏深藏不可見光的女子,亦是有著撲朔迷離的勢力、被有些人暗尋的對象 “她”與帝王日日相伴,日久生情,他的情在無意中打動了她。 “她”微笑著説:“寒逸軒,我在想,愛你,也許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但你要保證要永遠如此對我,否則,我會放棄愛你,也不會讓你愛我,我會永遠消失。” 可是他卻因那誤會而傷害了她的心。 只見“她”絕美一笑,冰冷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血色,冷然道,“皇上不信我?那就殺了我再説。” 而他卻將冰冷的劍刃刺入她胸口,冷肆的看著她,你為什麼要傷害朕。 當他那一劍刺入她胸口的那一刻,她笑,睜著大大的眸子,空洞的眸中再無一物。連淚都沒有。 她為他傾其所有,他將她逼上絕路。 她逃離,他放手。 她的消失讓他懂得了什麼才是他想要的。 只是,後來一切已是回憶。 數年後,是誰一身紅裝、絕艷傾城、迷煞了人眼? 他大手一揮、毫不憐惜地需索著她的一切美好......

>>前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