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場皇權的角逐中,是她攪亂了風雲,還是他顛倒了乾坤! * 坑爹穿越,她置身亂世; 手挽大刀,蓬頭垢發,她將土匪行業發展地無顏見列祖列宗; 瀕臨窮盡之際,誤撞上他,毫不客氣地將殺豬刀一攔,“劫財……還是劫色吧!” 他微微一挑眉,笑不入眼,“真是可惜,本宮窮得只剩下褲衩了。” 結果——他以金錢為誘將她拐去殺人放火,美名其曰:阻斷敵方後路。 * 她本是黃金聖鬥士,一朝穿越,四腳朝天躺于雜草叢中; 他本是大齊國最不受寵的九皇子,自小便受盡百般淩辱; 然當這般的她遇上那樣的他,便不止止是一般的雞飛狗跳。 * 當那閃瞎她雙眼的雲羅錦緞堆滿一屋之際,她驚到掉下巴:“殿下,説好的窮得掉渣呢!” 他柔和一笑,“本宮向來低調。” 當那牛叉叉的身份擺在她的面前之時,她氣到跳腳:“殿下,説好的一文不值呢!” 他雲淡風輕,“本宮不愛顯擺。” 當他步步將她逼到墻角,他輕吐熱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如何也翻不出本宮的手心。” 她淡定自若,“英雄不問出處,土匪不看歲數。殿下當心,賠了夫人又折兵。” * 塵埃落定,君臨天下; 十里紅粧,傾國相聘; 大婚之夜,她一劍刺穿他的心口,嫣然而笑,“天下,你要不起。”

春曉好不容易尋了機會給原主燒點紙,不想竟遇到三爺。“此間如此隱蔽,你是在等爺嗎?”眼瞅著鹹豬手摸到她懷裏,急切間,掄火盆敲他頭。“啊!……”翌日,她重獲榮寵,又成了名副其實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説她蓄謀勾|引,月下假泣,為博三爺憐惜。春曉癡癡傻傻的好像什麼都沒聽見,只問了一句,“三爺練的是鐵頭功吧?”*叢城誰不知道龔三爺盛寵一個丫頭,寵的史無前例且鬼鬼祟祟。兄弟想見一眼,他卻連上下個馬車都要女人戴上帷帽;酒席上起鬨要聽曲,他允許正經姨娘去露臉,也不讓人見女人一角裙子。可任他寵的心肝肉兒的天天顫抖,春曉還是逃離了。一時眾人譁然!還不等猜測出女人會被三爺如何折磨,她卻被三爺小心翼翼的抱回府。這下叢城掉下巴的比比皆是。人們都説,她就是三爺的劫。龔炎則也這麼認為,不然他光明正大的娶親,怎麼就下令獨獨瞞著她?*再次出逃被抓住,春曉面如死灰。龔炎則暴怒的將人拽到身前:“你左一回右一回的逃走,到底圖什麼?”“妾所圖甚大,怕爺給不起!”龔炎則看著她雪白的面容,終是回復:“曉兒,除了正頭奶奶的名分,其餘爺都能給你。”*不知因何故,不知因何生。待有一天回憶裏全是那個男人對她的寵,卻不能此心換彼心.她決定,剔骨剜肉,倆倆相忘。

陸淩是那樣一個高傲又冷僻的人,卻為了另一個女子低聲下氣地出現在自己面前,所以林向婉才突然覺得,自己除了冷笑,竟再做不出其他表情了,一年的時候,自己的性情已經改變了太多太多。

前世她出身侯府,卻是有才無貌,得某王慧眼識珠,傾心相許。千謀萬算助其登上太子之位,卻獨獨漏算了被他過河拆橋、利劍穿心!至死方知她自始至終不過都是家族的一枚棋子,用完則棄……既如此,那臨死也要拉個墊背的!*重生當下,望族世家的癡傻女一朝魂歸七竅開。驚才絕艷不算什麼,馭人謀斷才是王道!父兄耿直官運多舛她鼎力相護!姦邪小人,來兩個,打一雙!乾脆攪起狂風暴雨席捲朝堂……*現世仇現世報,她前世能將他托上去,今世同樣能將他拉下來!倒是要讓他眼睜睜的看著,沒有了她,他的如花美眷還能不能大放異彩!沒有了她,他那個儲君永遠都成不了真君!當初捧他到多高,現在就讓他摔得有多慘……*她道:“我想保父兄在朝堂上立足,需要找個強有力的靠山護著他們,比方説夫婿。”他道:“主意不錯!可有了人選?”她眼珠亂轉,“王爺世子爺之類的,好像一抓一大把。”他搖頭,“徒有身份,卻無實權,不堪大用。”她撇嘴,“大人可有好的建議?”他急眼,“你真的不知當今朝堂最有權勢的人是誰嗎?”“嗯?”她瞅著他,小眼神裏滿是猶疑,“嫁否?”他一把扯了她的小手,“嫁!你不嫁,我嫁!”

他是閒散王爺,俊美非凡,每天做的事情就是遛鳥打人逛酒樓。她是常勝將軍,英姿颯爽,帶領眾將士抵禦西夷終於凱旋而歸。不料一道聖旨誤終生,皇帝親自將她指給了他。他有他的心頭肉,她有她的小情結。洞房花燭夜,他和她為爭奪床位過招直到啟明。皇宮喜宴醉酒,他和她合衣而眠,共臥一榻,卻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他和她明爭暗鬥,水火不容,卻不得不人前共事,言笑晏晏。隨著時間的推移,分明有一些不一樣的情愫在發酵。一次事故,他惹怒龍顏,她為求情挺身而出,在宮門前跪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一場屠戮,她誤中埋伏,他收到消息隻身入戰,在軍營運籌帷幄,只為她回。一場驚變,命運之輪將兩個人的生死緊緊係在一起。原來,緣分從一開始就是註定的——知道了她的太多秘密,在那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他終於將她截在了浴池裏,衣服碎片漫天飛舞,卻使他詫異地瞪大了眼睛,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又欺騙了他一次……猶記得一身白衣的她,面色慘白,抱著被他殺死的親哥哥,站在懸崖邊淒厲地喊道:“此生錯愛一次足矣,是我眼盲愛錯了人!”他疾步上前,伸手抓住的,只是她的一條衣布而已。經年之後,他終究成為了最腹黑睿智的君王,身邊美人環繞,卻獨獨不見她的身影。閉上眼眸,腦海裏都是那一日再也抹不去的傷痛…… (簡介無能,請大家直接看文,文風輕鬆,偶爾小虐,結局絕對驚喜,請動動手指加入書架啊)……………………推薦作者的完結文《先婚挽愛,總裁前夫不放手》http://novel.hongxiu.com/a/1172642/

一朝醒來,她竟然成了亡國公主!身無長物就算了還衣不遮體。呵,是誰害她至此?如若知曉,必報此仇。為活,她重入江湖建幫派、開賭坊,賺錢的買賣遍佈三國。不想卻被幼時婚約改變了命運。是夜,她被景王扛著扔進府中,“説好的賣藝不賣身,你敢睡我!”*“王妃王妃,公主求來聖旨要給王爺做小啦!”她眉目一轉,拍案而起,“本王妃不與賤人爭寵!”景王聞言,立即抗旨。皇帝震怒,連問原因。景王一笑,“王妃嫌她賤。”*傳聞第一錢莊被洗劫一空,領頭的人竟是景王妃?!王爺聽後,大手一揮,“爺名下的錢莊隨便搶,自家東西,松松土而已。”*賽外戰起,景王出征。視財如命的她傾盡所有為他酬集糧草,親臨沙場與他並肩作戰。戰事平息,異黨清除。他登臨帝位,君臨天下。她卻被人揭開過往,被逼落崖。朝堂之上,有大臣進言皇上立後,卻被施以割舌。

誓無言

傾世凰妃

天下大亂,風煙並起。狼族少主趁此時機,混入王室,意欲操控人界。*她是鳳族少主,意外得知此事,欲查探真相,卻不料捲入皇室爭鬥,與他糾纏不清。後來,大殿之上,他抗旨拒婚,許諾今生只她一人,她驚覺,她敗給了當初不屑一顧的愛情。大婚那日,狼族進犯。“鳳傾凰,我要你親眼看著你守護的這些愚蠢的人類在你面前灰飛煙滅,你卻無能為力。”千鈞一髮間,她以身祭奠,護了黎明蒼生,鳳體散於世間。*再次睜眼,冰冷的囚室,他是艷絕燕國的三皇子,鶴氅狐裘,牽著心愛之人的手,出現在她面前,滿目輕蔑“所謂的鳳族少主,也不過如此,神又如何,還不是落個,斷命又魂囚煉獄的下場。”胸口處傳來刺痛,低頭,看到她贈與他的鳳翎此刻正插在自己胸口。至此,她才明白,原來過往,只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人間所謂的情愛,更是一把封喉劍。*時局逆轉,鳳族密室,她親手毀了他的身,困住他的魂,以秘法讓他,日日受噬心之痛,生不如死。“燕明陌,你欠我的,便十倍的還回來吧!”三個月後,聽聞他死了,死在不見天日的密室裏,聽聞他死時,魂魄盡散,再無輪迴機會。*後來,龍鳳聯姻,兩族歡慶。成婚那日,精心佈置的大殿上,本該灰飛煙滅的他踏血前來,“凰兒,前世今生,你都該是我燕明陌的人”

>>前往閱讀

慕飛煙

傾世寵,王妃天下第一

一朝穿越,蘇沁然就被賞了十幾棍的大棒,三魂六魄差點生生又被打回去。惡毒繼母、白蓮花妹妹,外加一個剋妻兇名的未婚皇叔。哪一樣都不是等閒之輩。繼母要她命,劇情太老套了,分分鐘搞定你。白蓮花妹妹搶她心上人,送你不謝。可是為什麼這個妖孽大叔時時刻刻要各種弄死自己?“蘇沁然,洞房花燭夜好像沒有補上?”“皇叔,我們不約,不約……”……還不容易她能活下來,當真覺得自己就是當今穿越的標桿,人間的奇葩。不過,這是什麼?她竟然自帶異能系統,透視自己和別人的五臟六腑,奇經八脈?!還有她的萬能藥劑!!這不是她穿越前的無價之寶嗎?難道是老天看在她悽慘到底的份上給她的意外驚喜?好吧,且讓她玩轉古代,和這大叔鬥智鬥勇,情定乾坤吧。只是為什麼,當繁華落盡,她才明白,眼前這人,終不是她可以奢望的一生一世的那個人……

>>前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