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她的父親官職被貶,哥哥被迫娶了不愛的女子為妻,而她千里迢迢背井離鄉從一個千金小姐淪為深宮婢女。她牢記此仇,發誓一定要找到他作姦犯科的證據,讓他人頭落地!當然,若能誅個九族更好。誰知他卻説,你吃飯的錢是我貪來的,你裁衣的錢是我貪來的,你頭上戴的首飾也是我貪來的,你坐的凳子睡的床,這府邸上上下下統統是我辛辛苦苦拼命貪污攢來的。還有,我一定在誅九族之前把你娶進門。這奸臣!*今上昏庸無能,太皇太后培養她將她送至皇上身邊,她勵志要喚醒昏君,打倒奸臣。誰曾想,昏君酒後戲言輕鬆將她送給了她眼中最大的仇人。皇上選秀,表姐榮登桂冠,本以為總算有一個依靠,卻不想背後竟暗藏漩渦。一段謎案令她身處險境,命懸一線之際心目中的英雄歸來,揚言要娶她為妻。謊言織就一張大網,當真想披露,她才知,不是太壞,只是無奈。不是不愛,而是太愛。*她要把他貪污的錢統統充公,他抓住她惡狠狠説,秦禾晏,放下我的老婆本!“……”這是一個有點二的女漢子斡旋在奸臣與昏君之間的狗血故事。

穿越重活一世,她秉持張揚不羈的個性,只想暢快遊戲人間。找茬挑釁,彎彎繞繞算計她?那都不是事,直接武力拍死不解釋。可是為毛她會有個暗衛這麼糾結蛋疼的身份?最苦逼的是還要被迫嫁給一個渣男。他是梁國唯一的外姓王,手握六十萬宋家軍讓皇帝坐立難安。刺殺隨便來,探子任你派,還要包辦婚姻送他一隻王妃?很好,看誰折騰的過誰。走路將丫頭踢進湖裏,只因為喜歡看人臨死前絕望的掙扎;賭坊輸錢惱羞成怒燒了整條街;放狗咬了賢王、晉王、襄王、寧王、魏王、齊王……王妃淡定摳指甲:“跟本王妃有什麼關係。”丫鬟:“王妃,王爺要把您送給北戎小王爺……”王妃掀桌:“本王妃要拆了他的王府!”當她終於看清他的身份,那個殺了她一次還想殺第二次的人……他説:“你知道了本王的秘密,要麼去死,要麼成為本王的人。”一場預謀,世上再無武王妃,只有武王身邊的軍師悠公子。烽煙四起,兵臨城下,他站在城墻指著瘡痍山河許諾:“待到天下平定時,以這江山為聘,再嫁我一次可好?”“好啊,”她傲然一笑,飛身殺進敵營,聲音遠遠傳來:“如果你有本事讓我臣服的話。”片段1:新婚夜睡的正香,忽然一隻冰冷的手摸進被窩。她飛起一腳踹去,跳起來大吼:“呔,何方鬼怪,竟敢來此作祟!”而本打算上.床睡覺的某王倒地不起。第二日,新婚夜彪悍的武王妃把武王累暈的傳聞飄滿整個帝都。武王妃:“……尼瑪!”片段2:再強悍的女人也有感懷傷情之時。她説:“如果明天我死了,你會怎麼辦?”他説:“幫你報仇!”她(咬牙切齒)説:“就這樣?”他(猶豫)説:“挖坑埋了你……風光大葬?”她(內牛)説:“……坑爹!”

那年,父兄戰死沙場,你改娶她人。從此,你要的,我奪取;你愛的,我毀滅。你傷,我賞;你痛,我笑。只是,你從來不知道,我笑,並非不痛了,有些痛,痛得太深,便和不痛了一樣…… ——上官花逐☆☆☆☆☆☆☆☆父死兄亡,她一身素白喪服立於他大婚喜殿之上,那滿目喜慶的紅,讓她明白,所謂青梅竹馬,私定終生原都是枉然……一笑傾城,血帕斷義,從此你我是路人。再相見,他酒醉擁她入懷。她笑得從容而淡然,“王爺,請叫我娘娘。”她終站在權力的頂端,他卻率領千軍萬馬而來,一劍直指她胸口,劍鋒劃開她的華裳,“天下和你,我都要!”她依舊淡然而從容,“王爺,別來無恙……”娘説:女人命,水中萍,男人才是那推波的水。她輕笑,她偏生要做那逆水的萍……他鴻鵠之志:待得天下為聘日,許你琴瑟和弦時。她嫣然轉身,她偏要覆了這天下于你看……

簡介:身為一個大難不死的重生者,是否應該無情無欲無愛一生仇恨?身為一個裝模作樣的腹黑爺,是否應該將霸道無理蠻橫無私進行到底?夏吟的前世,做錯了三件事:第一,一見鍾情愛上了太子司徒淩!第二,毫不猶豫的嫁給他還不離不棄的征戰沙場,出謀劃策奪皇位!第三,在他登基之日娶了別人殺了她的孩子滅了她滿門之後才看清楚這個男人!她的今生,還是做錯了三件事:第一,自作聰明的嫁給了三王爺司徒昊,結果跳錯坑以後就再也出不來!第二,在動心之後還傻傻的以為自己再也不會愛,拒人于千里之外傷了某爺的心!第三,在某爺願以天下為聘換她一生一世之後,還傻不愣登的不理不睬!所以,她的人生,悲催了…………她是夏吟,一個死了又活過來的小女人,沒事兒算計算計人,賞賞花,種種草,悠閒自在的過著她的復仇生活!他是司徒昊,陰險狡詐,俊美無雙,沒事兒裝裝綿羊,逗弄逗弄夏吟,勢要將天下和這個女人收入掌中,任其玩弄!王爺,待我白髮蒼蒼,容顏不復,您是否還記得曾經許下的霸道諾言?夏吟,待我名揚天下,帝位在手,你是否還願意與我一起看雲卷雲舒,花開花落?任歲月老去,任時光荏苒,不變的,始終是我對你一生的追逐!大家好,我是夕顏,一個喜歡文字,喜歡做夢的女孩兒,縱使文筆青澀,依舊用心的在描繪每一個故事,認真寫好每一本書的女孩,如果你也喜歡文字,如果你恰巧喜歡我的文字,那麼,就動動小手加入書架吧,夕顏出馬,坑品保證哦!

穿越到不知名的朝代,父親愚孝、叔嬸厲害、祖母的心偏到天邊,母親體弱多病、姐姐心悸哮喘性情古怪偏激、弟弟癆病咯血半死不活,還有一個三天兩頭嫌棄找麻煩的未來婆婆,左春霞內牛滿面:老天爺你把姐送到這是什麼地兒! 好吧,既來之,則安之!我命由我不由天,予我萬丈荊棘,勢要踏出一片錦繡! 有病咱不慌,好歹是中醫世家出身,治病沒問題; 分家就分家,小家齊心協力咱努力奔小康。喂喂喂,三天兩頭來找茬,當姐軟柿子好捏是不是? 嫌棄就嫌棄,嫌棄我窮沒嫁粧,我還看不上你家的門和你家的人呢! 什麼?未婚夫不肯退婚執意要娶?那得看你有多少誠意、看姐樂不樂意了! “你娘這麼嫌棄我,我看我們還是算了吧!”某女煩不勝煩推脫道。 某男眼睛一亮,大喜:“原來你是擔心這個,別怕,交給我處理!”***********************“你幹什麼?”她驚叫。洞房花燭夜,他拿出匕首欲割破自己的手指欲“作假”。“沒事,我相信你是清白的!肯定另有隱情對不對?”他的神情十分認真。她的臉上爆紅,望著白色的喜帕扭捏道:“你都沒有真正……怎麼會有……”她靦腆一笑,心中甜如蜜糖,溫柔的拉著他重新覆在自己身上。*********************** “為什麼不要郡主做平妻?”她輕輕問道。 小別重逢,他緊緊的擁著她,熱烈的啜吻她的唇,口齒不清含糊道:“那個破鞋,給你提鞋也不配!她?我只要一齣生就定給我的媳婦!” “夫君,你真好......”她輕喘著甜甜的笑了。是啊,她一齣生就定給他做媳婦了,所以天註定,他只是她的!*********************** 簡介無能的人求支援,那個,簡介將來會完善的!謝了!推薦好友羌笛菱歌的新文《俏廚娘,秀色可餐》,連結:http://novel.hongxiu.com/a/808233/ ,作者坑品良好,大家放心跳~~( o )/~

彪悍郡主vs腹黑王爺。 傳聞她囂張跋扈,毒打宮女,虐待太監。 傳聞她脾氣暴躁,曾一怒之下砸翻了皇帝的硯臺,踢壞了貴妃的宮門。 傳聞她自恃比公主高貴,因為嫉妒公主的繡品,硬是把公主的繡圖用剪刀絞碎。 然,一次意外落水,再次醒來,光芒顯露,已是另一人矣。 ………………………… 她叫紀綽,是二十一世紀的財女,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鬥得過小三,打得過流氓。 自主創業開了一家大飯店而混的是風生水起,一覺起來,竟然發現自己穿越了,但自己的命還是很好的, 穿越到尊貴的郡主身上。 哼!穿越就穿越,咱有能力!有智慧!有信心!什麼事情都能成! 但是她很快發現,這個郡主好像不太大家的歡迎,宮裏的人看她的目光是膽戰心驚,在路上遇見的宮女太監看到她是嚇的有多遠跑多遠,如同瘟神一樣的存在。 ………………………… 溫益輝,安王的嫡孫,受人尊敬的小王爺。腹黑冷漠,孤高自傲,連皇上太后都要禮讓三分的大人物。 他這輩子最大的失誤,就是惹上了某個脾氣暴躁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頭。 禦花園裏,她誤惹他,將桃子砸在他的頭上。 宴試上,他把她比作老鼠,當眾羞辱她。 尚書房裏,他們是隔壁桌,兩人擠眉弄眼的爭鬥竟然被傳成了眉來眼去。 宮裏宮外,兩人亦敵亦友,硝煙再起,竟然又被傳成了青梅竹馬。 於是乎,溫爺爺跑到皇宮來提親,來問他願不願嫁給他家的傻小子。 她玉哭無淚,為什麼總有人誤會他們的關係。 溫益輝:“不如我們就湊成一對吧,要不也對不起這麼多的謠言緋聞了。” 姬綽:“先解決你身邊的桃花,什麼喜歡你的公主,什麼門名的千金,還有什麼非你不嫁的小姐們。” 到時候看本郡主的心情再説。呵呵呵呵!

趙姑娘

王爺,有種單挑!

身為天下第一美人的辰王妃,生性懦弱,誕下啞巴郡主之後,更是受盡嘲諷,被侍妾欺辱。暴雨之夜,辰王妃一根白綾,懸梁自盡,再次醒來,眸中的森芒攝人心魄。她,再也不是她……鬥侍妾,她手腕盡展。救女兒,她運籌帷幄。戰鄰國,她橫掃千軍。休夫君,她聲名鵲起。她發誓要做這雲水國最強的女人。*“王爺,不好了,王妃正在勾欄軒,説要給你戴三頂綠帽子!”某男臉色一變,行色匆匆的趕到勾欄軒,只見他的王妃,正在逐個的挑選男寵。這,這還了得?某男鳳眸迸出寒芒,咬牙怒吼,“白婉璃,你找死嗎?”某女勾唇一笑,“王爺,有種單挑——”

>>前往閱讀

仲夏軒

狂妃逆天,絕品廢材嫡女

冰冷殺手遭遇至親背叛重生後她成了遠近聞名的廢材為自保,為變強,她忍受百般痛苦在陷害中成長,在生死一線間強大。不再相信任何人,只為強大到無人能夠傷害她。終有一日,她將會逆天,將整個世界踩在腳下。*****他擁有強大的力量,卻不得不迫使自己接納她,不是為了愛情,只因他需要這樣一個不怕死的女人。她的弱小根本不配站在他的身邊,與他並肩成為王者之巔。他的輕視,卻激怒了她,不為愛情,只為擁有站在他身邊的能力。強者與強者的對撞,又會激蕩出怎樣的火花……*****他整個人被黑色斗篷籠罩,她卻可以清楚感覺到那雙淩厲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選擇你,但你還太弱,根本不配擁有,更不配和我並肩。”她滿口是血,硬生生吞咽下去,笑靨如花。“今時今日在你面前或許我還太弱,有朝他日,我定要你刮目相看。我用靈魂做賭注,一定要擁有站在你身邊的能力!”******“她是不是瘋了?這麼不要命!”兩雙俊顏上挂著同樣的難以置信和心疼。她的身體像破敗棉絮從空中落下,幾乎找不到一處完好無損的地方。“你這樣,是何必呢?停下吧!難道我們兩個人都沒辦法留住你的心嗎?”她虛弱地瞇著眼睛望著二人,怎會讀不懂他們對她的深情。只是,經過了那場刻骨銘心的背叛,她已經不會再相信任何人了。她只想變強大,強大到可以站在那個男人的身邊。只有他,才懂她……

>>前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