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不知名的朝代,父親愚孝、叔嬸厲害、祖母的心偏到天邊,母親體弱多病、姐姐心悸哮喘性情古怪偏激、弟弟癆病咯血半死不活,還有一個三天兩頭嫌棄找麻煩的未來婆婆,左春霞內牛滿面:老天爺你把姐送到這是什麼地兒! 好吧,既來之,則安之!我命由我不由天,予我萬丈荊棘,勢要踏出一片錦繡! 有病咱不慌,好歹是中醫世家出身,治病沒問題; 分家就分家,小家齊心協力咱努力奔小康。喂喂喂,三天兩頭來找茬,當姐軟柿子好捏是不是? 嫌棄就嫌棄,嫌棄我窮沒嫁粧,我還看不上你家的門和你家的人呢! 什麼?未婚夫不肯退婚執意要娶?那得看你有多少誠意、看姐樂不樂意了! “你娘這麼嫌棄我,我看我們還是算了吧!”某女煩不勝煩推脫道。 某男眼睛一亮,大喜:“原來你是擔心這個,別怕,交給我處理!”***********************“你幹什麼?”她驚叫。洞房花燭夜,他拿出匕首欲割破自己的手指欲“作假”。“沒事,我相信你是清白的!肯定另有隱情對不對?”他的神情十分認真。她的臉上爆紅,望著白色的喜帕扭捏道:“你都沒有真正……怎麼會有……”她靦腆一笑,心中甜如蜜糖,溫柔的拉著他重新覆在自己身上。*********************** “為什麼不要郡主做平妻?”她輕輕問道。 小別重逢,他緊緊的擁著她,熱烈的啜吻她的唇,口齒不清含糊道:“那個破鞋,給你提鞋也不配!她?我只要一齣生就定給我的媳婦!” “夫君,你真好......”她輕喘著甜甜的笑了。是啊,她一齣生就定給他做媳婦了,所以天註定,他只是她的!*********************** 簡介無能的人求支援,那個,簡介將來會完善的!謝了!推薦好友羌笛菱歌的新文《俏廚娘,秀色可餐》,連結:http://novel.hongxiu.com/a/808233/ ,作者坑品良好,大家放心跳~~( o )/~

“你服氣了?”女人笑得傾國傾城,日月無光。男人邪邪挑起她的下頜:“我輸了!”【寶寶篇】某女帶小蘿蔔頭逛街,看見好東西立即撲上去,剩下可憐兮兮的小蘿蔔頭在門口咬手指頭玩。有人走過來:“咦,這不是九王爺的兒子嗎?”小蘿蔔頭看了眼砍價砍得不亦樂乎的母親,垂下頭道:“我也説我爹是九王爺,可我娘説不是!”“……”兩人面面相覷,臉色怪異。小蘿蔔頭扯了扯某個女人的衣袖:“娘,我到底是誰的兒子啊?”“……”某女翻個白眼,瞬間暈倒。

後來我才知道,你才是藏在心底最深的那個人,天下蒼生根本及不上你的一顰一笑。於是我捨棄了帝位,追尋了整座江山,卻始終沒有你的半點足跡。你曾説過,會在一個叫做中國的地方永遠等我。可是明月,那個中國究竟會在哪?——(題記.北陵之王) * 她是現代孤兒,自幼看盡世間冷暖。 一朝意外穿越,成了丞相府三小姐。 「竟敢羞辱本王,將這麼醜的賤人送來拜堂!」 成親之日,莫大榮耀,所謂夫君卻當著在場眾人無情扯掉她頭上喜帕,迫使她顏面盡失! 洞房之夜,新郎整晚未見人影,只派下人送來一對男女以“代替侍寢”為緣由羞辱于她! 遇到這種情況,她還能跟他客氣什麼?! 側妃敢來挑釁,她就敢鎮定的反將一軍! 逼她青樓接客,她就想盡辦法絕處逢生! 面對重大責罰,她咬牙無畏的迎面而上! ...... 難道來自21世紀的她,還鬥不過一個封建暴王不成?! 然機關算盡的背後,她才漸漸得知:原來在這場爭鬥裏,她從一開始所扮演的角色就只是顆替嫁棋子罷了。 * 為求一時安穩,她斂盡光芒承受著一次次的刁難與責罰。 終是當府內侍妾聯手污衊于她時,醜顏上緩緩綻放一抹冷笑:「暴王,如何才肯恩賜休書一封?!」 為換取自由,她不惜用最下作的方法毀了自己清譽! 為徹底斷絕,她依照宮規生生的承受一百鞭撻之刑! 在他震驚不已的目光中,她淡然拭去嘴角溢出的鮮血絲:「從此以後,各不相干。」 ...... 數日,傳來轟動天下的消息:當今世人所畏懼不恥的鬼面斷袖七王爺,突然娶一神秘女子為妃。 再見陌路,燈火闌珊處。 誰回眸一笑,足以傾城:「三哥,弟妹這廂有禮了。」 * 【皇甫禦】:一段幼時記憶情牽多年,殊不知自己一直苦苦尋覓的緣分早已從身邊悄然走過。 【陌上塵】:淡漠看著世間生死因果,奈何那個故去的女子竟成為用盡一生也走不出的魔障。 【花千夜】:三千年花開他修得人形,三千年花落他修得情yù,卻在她回首那一剎沉淪芳華。 ...... 事實上,她不過是個跨過千年追尋愛的平凡女子,來自一個陌生且遙不可及的地方____中國。 * 暴君懷里正好眠:http://novel.hongxiu.com/a/431021/ 下堂夫君別碰我:http://novel.hongxiu.com/a/342979/ 她不與暴君共枕:http://novel.hongxiu.com/a/408140/

她一步步將他逼退墻角,向來潔癖的他卻嫌棄地用袖子將臉一抹,“女人,你的唾沫星子噴到本王臉上了!”******李時光一朝穿越,鳳冠霞帔,拜天地入洞房,洞房時很憋屈。大婚之日傳她刺殺親夫!實屬污衊!牢獄中受贈白衫,被傳牽扯不清!這是謠言!遭人追殺,被陌生男子所救,嫌她作風不正!喂,你還能再混蛋些嗎?她很耐打,不論你左青龍右白虎,或是她斷胳膊瘸條腿,都能迅速痊癒。只是,王爺,你真當我傷好這麼快純屬是為了儘快再接受你的摧殘嗎?******他是風華若妖、隱忍不發的九王爺花容千黎,本以為自己該迎娶陪伴他多年的女子,沒想到聖上賜婚,他不得不迎娶自己不愛的女人。在他眼裏,她不過是個跳梁小丑,不論一心如何想逃,總也翻不出他的五指山。身為他的女人,只需牢記幾條守則:一、不可朝三暮四;二、不可多管閒事;三、不可心胸狹隘。只是,他卻看到了李時光朝他豎起了中指,這手勢是什麼意思?******片段一:被困城內,花容千黎讓人備齊火藥打算炸了城門,卻見李時光悠然走來,一掌之後,亂石漫天,城門已破。“小意思!這種事情本姑娘手到擒來!”旁邊一眾曾欺負過她的絕色男子全都看直了眼。片段二:他居高臨下睥睨著眼前嬌柔的女子,“本王欺你辱你打你負你傷害你,你又能如何?”李時光抬手撫上平坦的小腹,突然笑了,“我不打你不罵你不怨你,可是我能虐你娃!”“……”

杜家嫡女,嫁入燕王府為妃。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卻被誣紅杏出墻。  七年結發情,敵不過美人兩滴淚。  只落得斷手剜目,母子同赴黃泉!  重生於十年前未嫁失身,清白被毀之夜。  她才終於明白,前世所有天災皆是人禍!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杜蘅對天發誓,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前世承受的所有苦痛折磨,必將百倍千倍還之!  所有欺辱她之人,必將踏于腳下,誓死誅之!  庶母心機深,老太太脾氣大,庶姐庶妹個個不是省油的燈。  頭上有婆婆,背後有小姑,丫環都成加強連了。  她步步籌謀,在後宅,在深宮,在前朝。  鬥庶母,鬥姐妹,斗大伯小叔,鬥妯娌小姑,鬥宮妃權臣……  後宮三千,深宅五百,大院子雞飛狗跳,眾女子各領風sāo!    PS:簡介無能者飄過,大家看正文。。。推薦姐妹酒微醺新文:《重生狠角色——傲凰》,精彩不容錯過。http://novel.hongxiu.com/a/673194/

她蔚明珠,她本是將軍府高貴的嫡女,南齊至尊皇后,她嫁他七年,助他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卻不曾想,身懷六甲時換來他一紙聖旨,打入冷宮!父親被斬,昔日輝煌的將軍府頃刻崩塌,臨死才知道原來她只不過是他登上帝位的墊腳石!身下鮮血瀰漫,冷宮外卻傳來他另娶新人的喜樂,斷送了她所有的幻想! 水銀灌頂,她悽然以血為咒:“上天入地,我蔚明珠在此發誓,如有來生,我定然會讓你們十倍千倍的償還今日給我的屈辱!” 再一次醒來,卻發現自己重生在十年前,這一次,她絕不會再任由命運擺布,她定要讓那些傷害她的人血債血償!地獄幽魂索命,玩心機,鬥權術,她一一奉陪!當日傷她一分者,今日她必還十分!王侯將相,太子藩王,她教他們一個個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且看昔日棄後今生風華艷艷,逆天無雙!哼,前夫求娶,門窗全無,誓要報仇!什麼,裝可憐?玩心計?好吧,來比比,誰才是鼻祖。不是説她心狠手辣,惡名遠播麼,咋的還有那麼多桃花登門求親?她以為她這輩子都是無牽無挂,卻沒想到惹上一腹黑的主,而且,甩都甩不掉!當堅強狂傲的女子,撞上那俊顏面癱、腹黑狡猾的男子,又會發生什麼故事?是他?還是他?踏過一路情傷,兩世情仇,面對同樣為她全心付出的幾位絕色郎君,她該選誰?

秋水靈兒

寵妻,山裏漢子俏婆娘

神女溝是個古老又貧瘠的地方,這裡,兄弟共妻是很普遍的現象。李家太窮,家徒四壁,五個光混,極缺女人。老天可憐,這一天,李家老大在集市上救回來一個女人。——李蔓被婆婆害的穿越了,穿越第一天差點被人吊死,幸被李家兄弟救下。可這並不表示她的悲催命運就結束了。語言不通,第一次發現,原來純正的普通話在這裡弱爆了。家裏太窮,窮的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對了,她身上穿的這套又是哪個哥哥的?不管了,既然上天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她就得好好活著。語言不通,可以學嘛。家裏太窮,可以慢慢的致富,白米飯會有的,衣服也會有的。她努力,她勤勞,種菜,養雞,養豬,照料一家子男人的生活,日子過的充實而有滋味。可當她有一天終於能聽懂這裡的話時,方才明白,這家裏的男人,並不是她的兄弟,而是她的相公。相公?!五個。是齊人之福還是苦不堪言?李蔓徹底傻眼了。

>>前往閱讀

暗香

庶女掀桌,王爺太倡狂

從一個默默無聞的五品文官女兒一躍成為京華側目的平北侯府三少夫人,梓錦的感覺,像是在走獨木橋。前有虎,後有狼,就算是想要逃跑,腳底下只有懸崖萬丈等著你。穿越是個技術活,姚梓錦仰頭望望天,頭一遭穿越,就遇上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這個處處破壞自己婚事的男子,上輩子跟自己有仇嗎?她不想嫁,他非要娶,不把她娶回家誓不罷休!上輩子他葉溟軒沒將姚梓錦娶到手,這輩子用盡陰謀陽謀也要將她娶回家!【梓錦前幾任未婚夫的離奇下場】丫頭:姑娘,您未婚夫被抄家了。梓錦:才訂親三天。丫頭:姑娘,您未婚夫被流放了。梓錦:才定親兩天。丫頭:姑娘,您未婚夫……梓錦怒道:抄家還是流放了?丫頭:砍頭了!天雷與狗血齊飛,抽風與坑爹共存。宮鬥與家鬥飚技,陰謀與陽謀爭鋒。於是,生命不息,鬥爭不止。

>>前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