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卷風雲瑯琊榜,囊盡天下奇英才。 「麒麟才子」梅長蘇才冠絕倫,以病弱之軀撥開重重迷霧、智博奸佞,為昭雪多年冤案、扶持新君所進行的復仇故事。從陽剛的側面反映了男人之間的義薄雲天、情義千秋,吟誦了一曲熱血男兒的蛻變之歌。

她,本是A國人人羨慕的千金大小姐,卻因一朝穿越,變成了龍涎王朝最不得寵的王妃。“哼,失寵才好,起碼落得清靜。何必為了一顆樹,而放棄整片森林呢?”他,擁有傲人的身份和俊美的外表,時而溫柔,時而冷漠,時而邪魅。時而傲嬌,只因他最愛的女人嫁于他人,從此便不再相信人間有真情,直到遇到她。“月夕顏,你到底是什麼人?”他,冷若冰霜,放棄大好前程,只為可以永遠的守護在她的身旁。“我願生生世世,只為守護你。”還有她,心狠手辣,工於心計,卻一次次放棄自尊,只為留住他。“夙殤,為什麼?我到底哪不如她!”顏溪,一個愛看小説愛幻想的平凡女孩,每天最盼望的一件事就是一朝醒來,可以像《宮》和《步步驚心》的女主那樣穿越清朝,然後和帥氣的十四阿哥上演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情。然而當夢寐以求的穿越真的砸到了她的頭上時,她卻嗷嗷大哭。“龍涎王朝?龍涎王朝是哪啊?”她夢寐以求的大清王朝,她夢寐以求的十四阿哥,如今全都變成泡影。百慕大探險卻誤入時空隧道穿越古代,一樣的容貌卻擁有不一樣的身份,靈魂交換了卻又該如何改變命運呢?

一覺睡醒,楚清淺穿越了。這年頭穿越不稀奇,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穿到宮鬥文裏她能文定天下武鬥妃嬪。穿到宅鬥文裏她能詩詞歌賦樣樣精絕。穿到種田文裏她能入得廳堂下得廚房。可偏偏,好死不死的掉進了女配修仙文。女配逆襲成功女配搶奪機緣女配問鼎大道女配一統天下——但誰能告訴她,她為什麼偏偏是那個悲劇的女主!被女配逆襲被女配欺辱被女配搶劫被女配殺滅楚清淺無語望蒼天本想遠離女配安靜修仙可是——樹欲靜而風不止我欲走而她不讓啊!※情感版:楚清淺曾以為,她對他來説是最不同的存在。他冷心冷情,卻對她一再包容,萬般寵溺。那一年,她身受重創,命懸一線。他奔波萬里,身陷絕地,只為尋一顆救她性命的草藥。那一年,她遭人陷害,身陷囹圄。他大開殺戒,化身修羅,只為換一句證她清白的話語。珈藍山上,他為她掀起腥風血雨,與天下為敵。蒼湮湖邊,他為她削肉剜骨,毀天滅地也要護她週全。她曾問: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他不予回答,淡淡一笑,天地傾城。他對她太好,以至於她忘記了,他愛的人從不是她。她沒有想過,這個曾為了她與全世界對抗的男子有一日會將另一個女子護在身後,對抗她。他對她説:清淺,只要我活著就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她一分,包括你。她笑了,仿佛聽見全世界崩塌的聲音,轉身離開。而他重新與孤獨為伴,看盡花開花落,空對流年,靜候她歸。

孟紫幽,無優異靈根,無逆天功|法,無神運眷顧。從小被邪修抓去做奴婢,習媚術,引男修,提供給夫人做爐鼎。好不容易逃脫狼窩,卻又一個不小心,誤入慕容世家暗藏的虎口。讓她學煉器?想要她傳家之寶《靈器煉成錄》?看她揣著異火玩轉慕容世家,順便取走詭異禁地——混沌空間。資質普通的火木雙靈根?靈根多法術多,大不了在空間裏多幸苦一些,隱匿修為,打你個措手不及!只有一件低階攻擊法寶?此法寶可隨意改變表面品階,從凡器到神器,無限升級加強中,超越極限!俊美風流的慕容七公子倒貼到府,媚眼輕拋:“小幽,你我雙修,可好?”孟紫幽繞著腕間魅紅的絲帶,輕輕眨眼:“七哥哥,用你之血給小紅紅解渴,可好?”白衣出塵的男子從天而降,眉目清冷:“他的血,你也不嫌臟!”*仙路曲折坎坷,龍蛇混雜,八面楚歌,稍不注意就會摔得粉身碎骨。唯那淩傲冷霜般的白衣身影,成為她迎風直上的仰望,給予她永不言敗的念想。當她終於一步一步爬到他的身邊,不等她出口挑釁,他已展開雙臂。“紫幽,我等這一天,已經太久太久了……”

他是名門貴子皇上親信,掌御史臺,糾察百官、上書不法,人稱‘玉面閻羅”。  她是豪門貴女,命定皇后,也是落魄嫡女,卑賤的宮女。  他端得是忠君愛國,而她卻要弒君亂國。  一次偶然相遇。他因為她長得像他最恨的女人而注意到她。 她要報仇,鬥繼母鬥妹妹,他不動聲色推波助瀾;她進宮選秀,他巧用妙計扶她步步高升;她終於當上寵妃,他卻明裏暗里落井下石。 一場醞釀已久的陰謀,一次事故,她有求於他。 一場交易,她不得不委身於他。 “司馬韻,你這是在叛君。”她笑道,雙手圈住他:“皇上的女人你也敢碰?不怕抄家滅族嗎?” 他是御史,卻不顧禮法朝綱,要帶她走,天子之怒,怒不可赦,將他囚禁地牢。 他以為她會一直是他的掌中之物。任他揉nīe,命不由已。可到最後,怎麼反過來了? 她笑:“司馬韻,你太傻了,我不可能愛上你的!我對你,只有恨!” 她恨他,恨不得能喝他血,嗜他肉。 她謀划算計,步步攻心。用騙,用哄,用盡心機,就是要折磨他,就是要殺了他!他説:“晴晴,你要殺我,不要那麼麻煩,跟我説一下,我給你遞刀子!來,這把刀給你,一刀下去,什麼都解決了。” 她拿著刀子,手在發抖,卻還是刺進他的胸口。----------- 她是大燕國最為傳奇的女子。從掖庭局的宮女,走到最高的位置。 她曾經愛過一個男人,卻受辱慘死,家族俱滅。 情愛對於她不過是籠絡人心的棋子,她不會再愛。 可是,當她站在最高的位置上,遍地生寒,才發現那個人已經住在她的靈魂裏。

蒼原大陸命似草芥,弱者如螻蟻,強者為尊。洪飛雪,靈根全無、廢材之身,被鎮長孫子欺負落水丟命。再醒來,她已不再是她。淪為祭品?且看我攜帶父母逃出魔族試煉地,從此一家尊榮。有何異能?本姑娘聽得懂萬千動物語言,還聽得懂植物説話,體內更有兩個空間。晉級艱難?擁有三個丹田,不小心就成跳躍式晉級!身份單一?本姑娘是秘笈宗師,再兼陣法師、煉丹藥,偶爾客串一下煉寶師。勢單力薄?這不是問題。前有大宗門為靠山,更有整個家族為依仗,身邊還有忠犬美男相隨,不愁打架落敗。且看女主如何踏上從廢材到強者的巔峰之路。感情版:她是仙境之主,一代女仙;他是仙界神將;相愛便會引來殞命大劫。經過萬千年的修煉,六分軀體的他,每一部分皆生靈智化成人形,然,每一人都愛她入骨。他陰狠張狂,亦正亦邪,飲仙血、吞魔魂、食修士內丹、虐仙姬,令世間神魔聞風喪膽。天地間,唯有她能凈化他的靈魂,勸阻他的狠辣。*推薦本人的《獨妻策,傾城花嫁》http://novel.hongxiu.com/a/980862/index.html*該文為爽文,女主腹黑,男主霸道又毒舌。若干配角各有韆鞦、跑龍套的也是林林總總。

金流兒

妃娶不可,腹黑九皇子

【簡介】 她是二十一世紀大齡黃金剩女,有房有車,沒男人。  一朝穿越,她變成了表白被拒投湖未遂的相府嫡出二小姐唐蓁蓁。  既然上天給了她重活一次的機會,這輩子怎麼樣也要有房有車,有男人。  太子欲納她為妾?抱歉了,她只願為正妻。  沐公子要八抬大轎把她娶進門?好,就他了!  -------  他是耀王朝榮寵無限的九皇子,妖嬈,美麗,絕世傾華。  這個裝模作樣的女人先是對太子眉目含情,然後又對他身邊的沐雲投懷送抱……他這麼大的活人,她看不到麼?  於是他三番五次的出現在她的面前,讓她認清他!  可她卻避之惟恐不及!  他冷笑連連,妖魅的眸子異彩奪目……  *  人都説,九皇子殿下傾城容顏,但若上街必是擲果盈車。  人都説,九皇子殿下天資絕倫,過目不忘。  人都説,九皇子殿下霸道狂妄,頗有太祖之姿。  *  可就是這樣的絕世男子卻要請皇上下旨賜相府木訥成性的二小姐為妃。直叫聽者傷心,聞者流淚。這不是一朵鮮花插到牛糞上嗎?  背著包袱跑路的唐蓁蓁咬牙暗罵,她才是那朵鮮花,好不好!

>>前往閱讀

趙姑娘

紈绔王妃,王爺求放過

醜陋不堪的鳳大小姐,未婚先孕生下兒子,成為整個安城的笑話。某一日,從天而降天神般的男子,娶了鳳大小姐,從此鳳大小姐過上了紈绔王妃的日子。  什麼,説我王妃醜貌無鹽?洗掉她臉上面具般的塗料,閃瞎你們的眼睛。  什麼,説我王妃不學無術?看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明陰陽,懂八卦。  什麼,説我王妃未婚先孕?抖出我兒子的身世,嚇破你們的狗膽。 ---------------  某日,王妃無聊,作賦一首,“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某王爺從書中抬頭,“你敢不抄白居易的詩嗎?”  王妃抓狂,“我靠,這什麼朝代,連白居易都知道!”  某寶掩面,親娘,你大字不識一個,會背白居易的詩也是難得!  *  某日,王妃又無聊,作曲一首,“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  某王爺嚇的書本一抖,“你是羊癲瘋要發作了嗎?”  王妃吐血三尺,“會不會欣賞啊喂?”  某寶塞上耳朵,從小已經被這種聲音虐習慣了。

>>前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