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她的皇叔,權傾朝野,殺伐決斷;卻獨獨容她恣意,許她愛寵。直到她迷局深陷,才發現這一切竟與他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  她是F醫院最年輕的護士長,卻在冰山曆險中意外墜崖。再次醒來,她竟成為了昭元帝最寵愛的獨女,雲蘿公主。  公主葬禮上,她奮力爬出棺木時,四週殉葬宮人的驚厲尖叫響徹雲天。心魂未定之餘,腹中的絞痛讓她低頭看向了這具身子隆起的肚腹與染血衣裙。  什麼?這當朝公主竟身懷六甲?!  他是北胤國威名天下的攝政王,暗控朝堂,殺伐決斷,卻有著惑人心魄的傾城之顏。  初相見,他欲殺她而後快,卻在她歷經幾番生死後,成為她最信任依賴的皇叔。  那日,她雖僥倖不死,卻被當作瘋女打入冷宮,永無天日。  後來,她驚艷宮闈,只為力證自己並未瘋魔,重獲自由。她才不管這死人公主肚裏那坨肉的父親是誰,更不關心究竟是什麼人定要將公主滅口,她只想逃離這個詭譎莫測的皇宮,享受上帝賜予她的第二次生命。  番邦來訪,她主動請旨和親。為順利在一眾佳麗中脫穎而出,她以策謀設計皇叔,威脅利誘他教自己如何勾.引男人,誓要讓王子非她不娶。  可漸漸的,她發現自己竟愛上了皇叔!亂了,亂了,她怎麼會對自己的試驗品動心呢?!  ***  原以為至死不見的二人,再見時, 他是謀權篡位的新帝,她是流.亡塞外的公主。他依舊是她的皇叔,會寵溺地輕喚她“魚兒”,那是二人床.第間的呢喃。  登基之初,他曾駁四十九道重臣諫折,赦她死罪,保她公主之尊。  她竟在刑場之上,當眾親吻一直愛慕著她的男人,執意招那人為駙馬。  他目光淩冽,“東陵馥,信不信朕殺了你!”  她卻婉婉一笑,“沒見過人工呼吸嗎?”  他與她,就像兩隻急速旋轉地陀螺,不能靠近,也無法依偎。他殺的人,她偏要救,他愛的人,她要毀掉。  凝視著高臺龍椅上的男人與他身旁清秀明媚的女子,她眸深如夜。她怎能輸給這個女人!  不顧滿朝文武在場,她忽的輕挑眉梢,“皇叔,再愛我一次可好?”  ***  簡介無能,請戳正文~很好看噠~(文文小虐怡情,寵愛至上,歡迎收入書架)

她是山中高士楊筠松最得意的弟子,擅卜算、觀人面、風水堪輿之技。邾國皇帝曹項三顧茅蘆請高士出山阻止三子奪嫡之爭。於是她奉師命下山,助曹項一臂之力。*她以弱質纖纖之身,發揮定海神針之效,經過重重波瀾詭秘的鬥法。終於幫助四皇子曹煜登基,而她也成為一代佐君奇女子。世人卻不知,她被軟禁半年後,在雨夜被曹煜無情殺死。***(1)那一年,安陽城破,一絕色女子立於城頭,笑迎他入城。他以為,他們從此可以相愛,永不相離。不料,她像朵絕望的火焰,竟從城樓高處跳下。她所做一切,原來只是為了那人報仇!他請來風水師況離,硬將她的魂魄拉回來,他説,你沒有死的權力。除非有一天,我讓你去死!***(2)利用引魂鈴,她穿越到一個叫安歌的女子身上,安歌是姬府外室之女,曾飽受欺淩,生活落魄。忽然之間,她卻成為了安平郡的風雲人物。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堪輿風水之技,驅惡蟾,選良穴,嫁郡王,一系列事情如閃電般發生,震撼了安平郡,引來了當今天子曹煜,最終上演了一齣天子擬奪郡王新妻的戲碼。***(3)她活著時,他是她一生中最強勁的對手。她死了後,他卻冒天下大不諱搶出她的屍體。為她尋穴造墓,只是期望她死後不必被打擾。為了她,他頻頻被追殺幾近喪命,然而,當她愛上他,拼盡全力為了他,站在他的面前時,他卻不識得她。***曾經春風一笑只為他,曾經亦為她而斷水流……然而朝堂更替,從來都是男人的戰場,女人的硝煙,癡情人的眼淚和忠義者的血。一段尋找真龍天子的曠世奇緣,一個女子的愛情傳奇!

【簡介】 劉一楠為救自家的狗被車輪葬送到了這個詭異的地方,雖説世上的穿越千千萬,能成為當中一員也是運氣。可偏偏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文不成,武不就的她轉眼就成了文韜武略無一不精,陰謀詭計直逼在世孔明,持穩江山堪若管仲鮑叔牙之才的一朝宰相。  她可不可以説就是再重活個七八十次也不能望其項背啊!!  不過念在本尊也是個女子的份子上,她也只能勉為其難的暫且容忍,可為了安穩度日,長命百歲,她以為先要做的還是……  “皇上,臣懇請辭官!”  她小心翼翼,萬般討好。  小皇帝冷哼,“丞相這是在要挾朕?”  →_→|她要是有半分這樣的心思,就讓這個小皇帝不得好死!!  幾度思量,她也只能讓步,稱病,自請貶謫,甚是險些又死了一次,可結果——  “丞相病了?人參,鹿茸,雪蓮,靈芝,但凡世上所有,朕唯丞相取之!”  “既然丞相執意自謫,那朕也不好強求,可國之大事,還是少不了丞相!”  “丞相乃國之重臣,生是大梁的臣,死是大梁的鬼,就是屍體,朕也要全的!一根汗毛也不能少!”  ——啊啊啊啊!!也就是説除非她屍骨無存,不然這個小皇帝就吃定了她了,是不是?  她不過就是想要活下去,讓她這個漂浮在異世的一葉浮萍能安享一方寧靜,她就已經心滿意足了……順便要是能再有個美男暖被窩,有點兒銀子能吃喝不愁,有點兒權勢能不被人欺負就更好了!  呃,她是不是有點兒貪心?  ……  就在她為了自己的小命兒冥思苦想,頭疼欲裂,恨不得索性就真的徹底早死早超生了的時候,卻不知道怎麼身邊早已經桃花朵朵開。  溫潤如水的男子深情以對,“南濱在哪兒,慕白就在哪兒!”  情深霸氣的男子目光灼灼,“濱兒,難道你忘了凈初池畔的肄遐?”  --------------------------  她,姬南濱,出身門閥世家,祖上數代為相,祖父更為先皇帝嘔心瀝血,先皇帝念及祖父恩情,賜姓“姬”,喻與大梁皇室共沐上天恩澤。而她身為姬家唯一子嗣,雖女扮男裝混跡朝堂,卻是天資聰穎,睿智無雙,十二歲拜相,十八歲輔佐新帝,御賜中宮行車,榮寵萬千。只短短數年,朝堂之上,幾無異聲。  可偏偏,她處心積慮,策劃籌謀,獨為自己心儀之人登上帝位,只可惜到頭來還是錯付了癡心。  最後,一杯斷腸酒,她不再是她……  ……………  總之,請親們繼續支援哦!!!

她,21世紀的天才催眠師,穿越千年成為相府備受冷落的三小姐。他,只剩一年陽壽的殘廢病秧子。她被迫嫁給他,熟料新婚之夜,他卻一臉委屈地説:“女人,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這演得是哪一齣,委屈的明明是她不好不好?***她問旁人:“齊王為人如何?”答曰:“溫文爾雅、謙虛恭謹。”狗屁,溫文爾雅會這麼簡單粗暴地把藥汁吐在她臉上?謙虛恭謹會整天嚷嚷著自己乃天下第一美男,不準她有非分之想!什麼第一賢王、陽壽只剩一年的病秧子,假的!都是假的!根本是個腹黑無比、睚眥必報的混蛋。***周璇:“王爺,為妻有些好奇一年後你會以哪種方式撒手西去,要不要我幫忙啊?”宇文轍:“多謝王妃關心!為夫甚是感動,不如咱倆一起撒手西去吧!”

聽聞新夫子很年輕;聽聞他學富五車;聽聞他耍得一手好劍;聽聞他好個相貌,聽聞他尚未娶親;他是她的私塾老師,他教她寫字,教她下棋,教她許多人生的哲理;他溫潤如玉,劍氣如虹;寧夏被這個帥哥迷得七葷八素,情不自禁地吻上他的面。“寧夏,好女孩沒有你這樣的!”他的聲音慵懶,漫不經心。這西遼國的國君也挺帥,寧夏剛要和他演一場戲,他的聲音又傳來,“才幾日不見,就和別的男人勾肩搭背了?”他劍眉一挑,冷言説道。“就算再帥的男人,也帥不過你去!”寧夏攀著先生的脖子,嬌滴滴地説道,當真是眼波流轉,桃花亂泛!寧夏奉旨,去了南湘國的皇宮負責修編史書,那日,她被派分到一個任務——聽房!聽皇上和皇后的房事,然後記錄。裏面傳出來陣陣笑聲,想必這皇后對皇帝的功夫很滿意吧,得意成這樣?寧夏在門外面紅耳赤,在紙上寫下:巳時三刻,南湘國皇帝和皇后,房事美滿!早知先生已有一妻一妾,她已經打算好了做他的妾的,可是,可是-------

她,21世紀金牌殺手,一場陰謀後,穿越成了癡呆的蘇小姐。他,淩封國手握重兵卻身為質子的王爺,性情陰鬱,霸道且強勢。據聞,一夜間,癡呆小姐逆天,成為聞風喪膽的採草大盜,吃光不算,還強逼娶過門!眼見為實!她抽將軍,打皇帝,虐 太子,色 王爺,闖 妓 院,鬧江湖。癡呆無罪,他卻糾纏不清,欲護她一世。誰知,她富可敵國,殺手遍天下,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親們如果有興趣,可加QQ群: 牡丹專屬 107358226

綠依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他以嗜血聞名,行事向來高深莫測不合常理陰晴不定,傳聞他以人血為食,心狠手辣殺人如麻世人稱之為魔王。她立志賺盡天下財,不管黑與白,凡擋她財路者,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就算妖魔鬼怪來了,她也照砍,可偏偏遇上一個煞星剋星他以為她只是個生性貪玩調皮搗蛋的古靈精怪,卻不料是個深藏不露笑裏藏刀的厲害角色她以為他只是個冷酷無情劍走偏鋒的嗜血狂魔,卻不料是個用情至深十全九美的好男人當冷酷無情的嗜血魔王遇上深藏不露的古靈精怪,造出兩個舉世無雙的小蘿蔔頭時夫妻篇某打翻醋壇子的男人,看著旁邊數銀子的某女人,問:“如果我和銀子同時掉進水裏,你會先救哪個?”某女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先救銀子。”“什麼?”晴天霹靂啊!“因為你不會沉下去,銀子會。”無語父子篇“爹爹,你長得很像我。”“兒子,是你長得像我。”“好吧,娘親説爹爹在更年期,要讓著你。”無語父女篇“爹爹,情敵叔叔帥帥。”“女兒,他有爹爹帥嗎?”“好吧,爹爹也帥帥,娘親説的。”無語古有千金一諾,今有千金一令,千金令......

>>前往閱讀

水墨蘭蕙

帝王書,妃卿莫屬

自她踏入西滄後宮的那一刻起,她就是一個最為傳奇的存在,茶余飯後,事經多年,總還有人侃侃而談。 那年,她毒害皇帝寵妃,重臣之女,眾臣上奏誅之,皇帝一人力排眾議,保她性命,當真用情至深。 那年,皇帝為天下祈福,百官面前,下跪叩頭,虔誠至極,世人皆讚皇帝仁君天下,愛民如子。殊不知,他只是為了換取一個,救她的機會。 她一直以為,她不過是他手中的一顆棋子,卻不知道,她這顆棋子不是被放在手心,而是早被那人藏在了心尖。 這場騙局中,他是她唯一的暖色,縱然如飛蛾撲火般危險,她依舊想要靠近,哪怕遍體鱗傷。 …… 他一向果敢狠絕,從不猶豫,卻次次對她心軟。用她做餌,當她棋子,卻又忍不住暗地護她週全,給她溫暖。 他默許,她總是毫不客氣喚他的名字;他默許,自己唯一的子嗣喚她娘親,即便,那並不是她的孩子。 這場較量中,她是他唯一的軟肋,只想妥帖收藏,悉心呵護。 …… “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是會死的。” “朕不會讓你死的。” …… “想救她,你拿什麼來換?” “三十年陽壽。”----------------------------(簡介無能,請看正文……水墨出場,更新穩定,絕不棄坑!!!) 親們若是喜歡,就動動你們的小手指,加入書架收藏一下吧,可以及時的看到更新,也可以養肥了再看哦……

>>前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