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一世終於明白,男人的尊寵永遠靠不住。既然如此,那就靠著自己贏得再世錦繡風華。 繼母謀害、妹妹陰毒,那就毀掉你的靠山,拔去你的羽翼,看你還拿什麼囂張?祖母佛口蛇心、父親虛偽利用,那就掀掉你的偽裝,剪除你的希望,看你還拿什麼算計? 看她一身錦繡羅裙鬥繼母、懲渣男、亂朝綱、風聲水起! 不過,那個敢算計她的男人你給我站住,誰允許你算計我心的?

大婚之夜,他檢查她的貞潔,冷笑:「不錯,是處的。」她暈死床榻之際,他落榻別處。 落胎之時,他帶回一神秘女子,婚禮的樂聲伴隨著御醫的嘆息,「沒救了......」她痛失骨血,他再納側妃。 他欺凌她的身體,他還沒膩,所以不允許她死去。 當他發現真相,原來她就是...... 再次寵她,他無所不用其極。 她卻只把槍口對准他的肩頭,冷道:「滾!否則我殺了你!」

紹雲蘿本是九陽州中第一個真尊之女,也是唯一一個。一齣生就是擁有強大靈力半仙的她,卻因為誤用了轉魂幡,魂魄住在一具十四歲的小女孩身上。當再次睜開雙眼,三個月後就要與她成親的夫君容別歡,拿著劍指著她,試圖奪她性命。得知容別歡弒妻真相,她辯解求生。許下事事都聽他的話的諾言,於是乎,她便過上吃飯找夫君,打架找夫君,吵架找夫君,睡覺找夫君的生活。**魂住他軀後,她被留九玄門,起居飲食都由容別歡照料。但是,早已成仙百年的容別歡,不知道該如何照料凡人。比如煮東西:煮白粥,糊。煮麵條,糊。炒青菜,糊。煮什麼糊什麼。其實,願意下廚的男人都帥,別在意糊不糊的問題。**魂住的軀體,除了她的魂魄外,還有一個妖人魂魄。每次,只要她睡著時,那妖人魂魄就會佔據軀體出來作亂作惡。於是她身上落下一道封印,從此眉間多了一粒血紅的硃砂痣,再也除不去。**所有的一切,不過是一場精心佈置的棋局,而她至始至終不過是可留可棄的棋子。在全天下人都背棄她時,唯他,願用命護她。【文風輕鬆,略帶養成,男主微腹黑,女主先蠢後強,前期甜,中期微虐,結局為喜,世界觀依舊是編造物,請勿考研,作者坑品有保證書,放心入坑】推薦完結系列文:《邪鳳歸來,仙君縱妻無度》http://novel.hongxiu.com/a/1279032/

世間偽好人、偽君子比比皆是,而她是一枚偽善女。*久病後,為夫送湯,撞破姦/情,得曉真相。她以為的賢士良人,竟是禍亂朝堂的大奸臣,更是害她親人的真兇。她被婆母夫君殺人滅口,臨死她不忘反坑一把。浴火重生,這一世不再隱斂風芒,她要驚才絕艷……*他的心裏有兩個女人:一個是青梅,隨著時間流逝,化成他胸口的硃砂痣;一個是恩師侄女,倣如白月光,是他的女神。為護二女不受傷,他因“美女入室,惡女之仇”頒下明旨:皇后、淑妃不得會面。寵妃張揚跋扈,步步設局如棋,對有孕嬪妃踹肚、下藥,即便證據確鑿,依舊被他視若懷中寶。皇后卻因算計陷害,對他終至冷心。皇帝霸道地道:“如果朕賜的榮崇不要,朕可以加諸你強寵。寵到你替朕生兒育女,困不住你,就困住你的兒女。”而她,勾唇苦笑:“被你強搶入宮之時,我已斷子息,一生無出。”她知他、懂他。他自恃看懂天下人,卻獨看不透她的心。當青梅化惡,當月光中毒,他又當如何取捨?(新文開坑,鞠躬求支援!!)

暗煞門中,她浴血歸來,欺師滅祖,取而代之。金殿之上,她以大長公主之尊,囚太后,廢假帝。她踩著無數的血肉白骨,登上權利巔峰,將那些人所渴望的至尊權利盡控在手。那一日,他以金箭為聘:“這是能調令秦國所有兵力的金箭,以此為聘,嫁我如何?”驕陽之下,美人笑靨如花:“傾國之聘,你敢娶,我就敢嫁。”平八方之亂,定九州乾坤,女帝攝政,至尊天下!

蘇音一路逆襲,並且最後吃掉系統大神的萌萌噠故事!

荇菜

白髮棄妾

她以為他是自己的良夫,為他出謀劃策,盜取遺詔,坐穩皇位,卻發現自己不過是他手中的棋子!情逝,心殤,她絕然轉身!再相見,他瞪著跟他長的八分像的孩子,顫巍伸手,“這是你為我生的孩子!”她笑,“陛下多慮了,他是我的孩子,與你無關!”

>>前往閱讀

小鹿狂野

暴君寵妃新招式

一朝穿越,在洞房裡醒來,皇帝夫君一百零八式還沒用完,直接嚥氣了。 她由皇后直接升成太后,幽鎖深宮。 她和新皇結下樑子,常被他堵在宮中各個角落,迫她解衣,太皇太后竟然也是幫兇之一......

>>前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