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夜,蟒蛇要代替夫君跟她洞房。

大婚之夜,他檢查她的貞潔。

紹雲蘿本是九陽州中第一個真尊之女,也是唯一一個。一齣生就是擁有強大靈力半仙的她,卻因為誤用了轉魂幡,魂魄住在一具十四歲的小女孩身上。當再次睜開雙眼,三個月後就要與她成親的夫君容別歡,拿著劍指著她,試圖奪她性命。得知容別歡弒妻真相,她辯解求生。許下事事都聽他的話的諾言,於是乎,她便過上吃飯找夫君,打架找夫君,吵架找夫君,睡覺找夫君的生活。**魂住他軀後,她被留九玄門,起居飲食都由容別歡照料。但是,早已成仙百年的容別歡,不知道該如何照料凡人。比如煮東西:煮白粥,糊。煮麵條,糊。炒青菜,糊。煮什麼糊什麼。其實,願意下廚的男人都帥,別在意糊不糊的問題。**魂住的軀體,除了她的魂魄外,還有一個妖人魂魄。每次,只要她睡著時,那妖人魂魄就會佔據軀體出來作亂作惡。於是她身上落下一道封印,從此眉間多了一粒血紅的硃砂痣,再也除不去。**所有的一切,不過是一場精心佈置的棋局,而她至始至終不過是可留可棄的棋子。在全天下人都背棄她時,唯他,願用命護她。【文風輕鬆,略帶養成,男主微腹黑,女主先蠢後強,前期甜,中期微虐,結局為喜,世界觀依舊是編造物,請勿考研,作者坑品有保證書,放心入坑】推薦完結系列文:《邪鳳歸來,仙君縱妻無度》http://novel.hongxiu.com/a/1279032/

世間偽好人、偽君子比比皆是,而她是一枚偽善女。*久病後,為夫送湯,撞破姦/情,得曉真相。她以為的賢士良人,竟是禍亂朝堂的大奸臣,更是害她親人的真兇。她被婆母夫君殺人滅口,臨死她不忘反坑一把。浴火重生,這一世不再隱斂風芒,她要驚才絕艷……*他的心裏有兩個女人:一個是青梅,隨著時間流逝,化成他胸口的硃砂痣;一個是恩師侄女,倣如白月光,是他的女神。為護二女不受傷,他因“美女入室,惡女之仇”頒下明旨:皇后、淑妃不得會面。寵妃張揚跋扈,步步設局如棋,對有孕嬪妃踹肚、下藥,即便證據確鑿,依舊被他視若懷中寶。皇后卻因算計陷害,對他終至冷心。皇帝霸道地道:“如果朕賜的榮崇不要,朕可以加諸你強寵。寵到你替朕生兒育女,困不住你,就困住你的兒女。”而她,勾唇苦笑:“被你強搶入宮之時,我已斷子息,一生無出。”她知他、懂他。他自恃看懂天下人,卻獨看不透她的心。當青梅化惡,當月光中毒,他又當如何取捨?(新文開坑,鞠躬求支援!!)

暗煞門中,她浴血歸來,欺師滅祖,取而代之。金殿之上,她以大長公主之尊,囚太后,廢假帝。她踩著無數的血肉白骨,登上權利巔峰,將那些人所渴望的至尊權利盡控在手。那一日,他以金箭為聘:“這是能調令秦國所有兵力的金箭,以此為聘,嫁我如何?”驕陽之下,美人笑靨如花:“傾國之聘,你敢娶,我就敢嫁。”平八方之亂,定九州乾坤,女帝攝政,至尊天下!

蘇音一路逆襲,並且最後吃掉系統大神的萌萌噠故事!

梁清墨

盛世風骨,千金一枝毒秀

禮崩樂壞,玄學興盛。在這個清流名士雲集的泱泱亂世,人人追求風度,處處標舉風骨。然……何謂風骨?*******天下一統的那日…… “鳳舉,我終日仰你鼻息,唯有你死了,我才有翻身的可能!”於是,最親近的族姐變成了最狠毒的蛇蝎。“皇后,只有你們鳳家徹底潦倒,朕才能穩坐帝位!”於是,最戀慕的檀郎變成了最翻臉無情的衣冠禽shòu。她不顧小産之痛,連夜趕到城外破廟,卻只看到雙親屍骨被野狗分食。最信任的侍婢對她説:“娘娘,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那一晚,她被活活燒死在了廟中,熊熊烈火將她的狂笑聲無情吞噬。*******上蒼垂憐,讓她浴火重生,回到了十四年前待字閨中的年華。她對風骨的定義是:透過自己的鮮血,看清偽善的嘴臉,將前世的痛苦加倍償還!*******為復仇,她隱藏自我,優雅笑容的背後是精心算計。為改命,她脫胎換骨,結交名流的背後是別有目的。但——天越高,心越小。當她智鬥族男,顛覆祖制,成為有史以來唯一一位女少主。當她躋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為一代領袖。當她看到醉生夢死的浮華之外,是皇朝頻繁更替,百姓顛沛流離。風骨,在她心中有了新的定義。……巍巍帝闕,誰將攪弄一池風雲?興舉盛世風骨?而在經歷刻骨銘心的背叛之後,面對遍地男色,緩帶輕裘,風采各異,又是誰,能讓她鼓起勇氣,再次敞開心扉?【本文是重生復仇,但不僅是重生復仇】【領略皇族與世族共天下的波譎雲詭,堪比王謝之家的門閥世族榮耀,類似竹林七賢的名士風流】【男主——很美很美很美!!!】——清墨私人讀者群:232886807——

>>前往閱讀

小鹿狂野

暴君寵妃新招式

一朝穿越,在洞房裏醒來,皇帝夫君一百零八式還沒用完,直接咽氣了。

>>前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