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被妹妹陷害,慌亂中衝進他的房間,和他來了一局「交易」。 事後,她扔下十萬塊當作他的辛苦費。 破壞劈腿前男友訂婚場景時反被羞辱,下不來台之際挽著他的手,趴在他胸口向眾人宣告:「他是我的老公,是世界上最優秀的男人。」 「女人,利用了我兩次,第一次砸錢,這一次,你打算用什麼還?」他將她逼至牆角,頎長身影籠罩著她。 這就是傳說中的壁咚? 「那個……嘿嘿,你大人有大量,就當剛才的事是一陣風,吹過就行,什麼也沒發生。」 「可風明明吹過……」

她的出現只為報答恩情,因為一個承諾,讓她一次一次的進入他的生活,在他的世界走來走去,跑來跑去。 她本以為自己遇到了人生裡的那個人,可以安穩幸福的生活下去,結果卻因為一個女人打破了所有。 她和別人約定的秘密被他發現,他只淡淡的說:你可以走了,帶著你的卑賤離開。 「你不喜歡女人不是因為你是gay,是因為你心裡裝著一個女人,便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包括我。」她苦笑。 數日後,他收到一個信封,裡面裝的是他送她的婚戒和一張簽好名的離婚協議書。 她與他與她糾纏,她真心累了,她主動退出,消失在他的世界中。 他以為她的離開自己會無動於衷,可萬萬沒想,夜深後常常想起那張可人的臉孔。 他決心尋回她時,傳來的卻是讓人痛徹心扉的死訊。

  丈夫出軌繼姐,害我父母,還聯合把我賣給一個男人。  為了報復,我和魔鬼做了交易。  聽説,那是江城踩一腳都會震三震的男人,在我落難之時,他伸出手,問我,“要報仇嗎?”  我交付了自己的身,淪陷了自己的心。  我以為,只要好好守護這段愛情,會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時候,才知道,原來……  一場精心的陰謀,對著電話裏頭的人,我笑道,“慕懷瑾,我不再愛你了!”

【歡脫版:】 只是想玩個仙人跳騙錢而已,為什麼卻被吃幹抹凈打包帶走? 那位白蓮花姐姐請留步,説好的孤女啞巴呢? 當昔日至親持槍相對,他如天神一般降臨,救她于水火。 但是説好的踏著七彩祥雲來取我呢? 這位腹黑美男,我們來聊一聊,把我送上場是個怎麼回事? 【正式版:】 他和她之間,沒有捉姦,沒有替身,沒有契約。 明明應該是最好的愛情。她在鬧,他在笑。卻在一次次陰謀與誤會中,身不由己,漂若浮萍。 他説,「你不過是仗著我喜歡你。」 他寵她至深,愛她入骨。 當時久情深,換來一句,我不信你。 隔世經年之後,原來,你還在這裡。 —————————————————————————————— 誰應了誰的劫,誰又變成了誰的執念? 有沒有剩下燃盡的流年,羽化成思念。 是塵緣,是夢魘,是劫灰,還是你升起的炊煙? 哪一念才能不滅?是涅磐還是永生眷念...——《鳳凰劫》 【男女主身心乾淨,一對一,大寵小虐,歡迎跳坑】

奇葩相遇,花式報復,卻無意中撒了一路狗糧!初見,她被人陷害走錯房間,拿著以為是薄荷糖的杜蕾斯送貨到府,結局毫不意外!一夜沉浮後,她將他所有衣服連同浴巾一起塞進了馬桶,並通知報社記者爆他果照送他上了頭條!第二次相見,她幫舍友送快遞,誰造最後一個快遞竟是一箱杜蕾斯,而收貨人赫然是他!再後來,她誤會了他,將他果照洗出了一打在大馬路上撒!兩人曖昧疊起之後迎來的卻是槍戰!曝光私生子!人身攻擊!警局毒打!一切危險接踵而來!斬不斷的緣分,如影隨形的危險,到底是天作之合還是誕生於陰謀之下的愛情?她逃,他追,相愛相殺之後到底情歸何處?

“左墨,我找上你不是為了跟你結婚。不是,不是,不是。”重要的事説三遍。不想,換來的只有他扔在他們翻滾過的大床上的兩個紅本本,還有兩個字,“晚了。”入夜,低啞的聲音響起,“今晚允許你在上面。”……“對,就是這樣,不愧是我的女人,一點就會。”你~媽~蛋~左墨,我要騎著你去報仇。然後再騎著你的小三兒,殺小四兒,虐小五兒……然後~“范思語,給我生個娃,你好有的玩兒~”滾,娃是用來玩兒的嗎?當然不是,是用來......

糖二萌.

愛到深處,總裁的心尖暖妻

家族落敗,沈豌被抵給陸則深。 陸則深是江州顯貴,優雅倨傲,習慣了高高在上,不動聲色。 可新婚兩個月,一連遞到他面前的6份離婚協議,終是讓他按耐不住。 深夜,他將離婚協議砸在她腳下,「沈豌,你是想挑戰我的耐心?」 她清高的抬起下巴,「陸先生,我是為了你好。」 為了他好? 陸則深冷笑,「想離婚?可以,先給我生個孩子!」 婚後的陸則深,不動聲色的溫柔,恰到好處的關心,一點點擊潰沈豌的防線。 情到濃時,她咬著牙說,「我不愛你,你卻非我不可,這是不是犯賤?」 他沒有回應,將她抵靠牆壁,讓她再說不出半個字。 一場意外,沈豌消失了整整一年。再度回到江州,陸先生身邊多了位新寵,一顰一笑都是她的影子。 狹小的車廂內,沈豌冷嘲,「你對我是有多麼念念不忘,專門擺個替身寵著?」 陸先生笑了,「嗯,因為我犯賤。」 我要用盡我的萬種風情,讓你在將來任何不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內心無法安寧。

>>前往閱讀

丶洛書

如果愛太荒涼,我陪你夢一場

林蔓生大概是這世上最落魄的豪門太太。 老公不疼,婆婆不管,甚至連家裏的保姆都不待見她,連飯都沒有吃! 於是她一氣之下跑去重操舊業做起了晦氣的法醫,這下可惹怒了婆家。 惹怒就惹怒吧,她林蔓生是誰,轉眼就嫁了一個相識不到一小時的男人。 但很快,她就慫了。 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男人,「我覺得我們還是離婚吧?太荒唐了。」 男人説:「或者我們才是最合適,何不一試?」 本以為又是一段荒誕的婚姻,卻收穫了滿滿的幸福。 後來的後來,林蔓生才知道這個男人的身份,他真的不是普通人! 他是為了復仇回來,手握著跨國集團,雷厲風行,眾人敬畏恐懼,本想利用林蔓生,卻唯獨對她上了心。 可是一切陰謀的陰謀背後,還能不能換回初心?

>>前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