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繼父把我賣到夜總會,我成為一名陪酒女。第二年,我遇到了那個讓我命運偏離軌道的男人。他是我的新老闆,因為痛恨風塵女子,在接管夜總會後想盡辦法折磨小姐,第一天便選中了我……折磨,寵愛,紙醉金迷,墮落沉淪,我竟然光明正大和他在一起。然而,所有的相信和依戀,轉眼灰飛煙滅。親人捅刀、愛人背叛、朋友翻臉,眾叛親離讓我體味人間最冷的人情冷暖。逃離夜總會,我一頭砸進娛樂圈更大的染缸。那個男人再次出現,他優雅如故,帶著讓人沉淪的魅惑。逃不掉,躲不開!於是,我在風塵中,在他身下,千回百轉,喋血淋漓……

她一個優秀的遊戲平面設計師,因年少時一副青澀的作品,邂逅了寧氏糖果集團繼承人寧大少爺,從此被寵到生活不能自理。 偶然間發現她就是他口中那位“寧氏集團大恩人”的女兒,手握大量股份? 他的事業係在了她的身上。他求婚,她困惑。他對她是真愛還是陰謀? 婚後豪門生活一團亂麻,兄弟反目不説,身邊還有個嬌滴滴的青梅小姐姐! 她心一橫:“股份給你,離婚!” 他挑眉,他媳婦別是個傻子吧,這婚可不能離!

男人長得太帥本來就是個錯! 他又是模特兒,手長腳長、聲音性感、眼神迷人…… 那全部都是錯錯錯…… 她絕對不要一個萬人迷男朋友! 他再敢對她勾勾纏,用眼神把她電得茫酥酥 她絕對會效法「潑婦」,讓他嚇得倒彈一百步! 厚!沒想到這個「禍水」真的超級死腦筋 居然堅信「鐵杵能磨成繡花針」,天天上門堵人 明明看到她的惡劣行徑,還一心一意要培養感情 見他始終在狀況外,她忍不住對他嗆聲開戰—— 喜歡上「嚴家的女人」,絕對是他的不幸!

四年前的一次挑撥離間,她狠下決心不辭而別,四年後,他的恨與愛交纏而來。 他捏住了她的下巴,譏笑道:“逃啊!我看你能逃到哪了去!” 她用力地甩開了他的手,“顏淵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才能夠放過我?!” “放過你?!”顏淵雙眸微瞇,冷笑道:“放過你也簡單,把我失去的四年還給我。” “怎麼還?”她蹙眉問。 “呵!”他唇畔之上的笑容變得愈發濃郁,一字一頓地説:“留在我身邊四年,任由我使喚。” 這是想要讓她做傭人,她忍。 看著他身邊女人不斷,她忍。 對待他頤指氣使斥責,她忍。 忍、忍、忍,老娘忍無可忍,嬉笑怒罵間,將一個個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羞辱得無地自容。 談笑風生時,她死死地攥緊了他的心。 “余笙歌,你給我站住!”他氣急敗壞,咬牙切齒地説:“這輩子,老子跟你死磕到底。”

如果有一天,前女友突然變成你的小姑姑,你會怎麼辦? 沈公子陰森森一笑,直接拖走壓倒…… 白天她是沈九君的長輩,晚上卻被狠狠欺負 林笑笑終於被氣哭了,“放手,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沈九君:“你說了不算!” 這是一個渣男被前女友調教成溫順忠犬的故事

一夜之間,她從純情少女變身全國宅男女神。當她一步步登上巔峰之時,心愛之人早已悄然離去。迷離之際,她憤然嫁入豪門,奈何小三步步緊逼,挑撥離間之下,她決意遠走異國…… 數年後,國際影后大獎被她收入囊中,她領著寶寶出席前夫的訂婚儀式。怎料,前夫有意破鏡重圓,當年的心上人又當場下跪求婚,新歡舊愛,她該如何選擇?

溫情情

戚少盛寵,嬌妻請負責

床上也是裝的乖巧吧,讓我試試你不裝的時候,在床上是什麼樣

>>前往閱讀

月影獨酌

婚途漫漫,落跑甜妻太難寵

當他為她褪去殺伐狠戾,她卻將刀插向他的胸口。

>>前往閱讀